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偶像,遊走在虛實之間

2020年09月02日

因為在家抗疫,大家都開始習慣留家工作,在家上學,網上消費。街上的人流無疑少了,但習慣不代表接受,何況,有好些事情還是要上街聚眾才對味。看演唱會、舞台劇、現場表演、音樂節,就是難以被取代的事了。然而,人也需要勇敢生存,靠現場表演賺取收入的唱片公司 / 藝人怎可能不想盡辦法?日前 C AllStar 在線上遊戲 Minecraft 上,舉行亞洲首個跨界虛擬演唱會,在遊戲裡頭的虛擬紅館中化身虛擬角色獻唱。因技術問題,收費活動後來變成免費,甚至臨時改為 YouTube 免費同步直播,惹來不少談論。筆者雖不算是 C AllStar 迷,但想到年輕人有多接受網上世界虛擬事物,又不想這樣快便當廢老,怎可能不花點時間去了解一下令自己年輕一點?

人需要勇敢生存,靠現場表演賺取收入的唱片公司 / 藝人怎可能不想盡辦法?日前 C AllStar 在線上遊戲 Minecraft 上,舉行亞洲首個跨界虛擬演唱會,在遊戲裡頭的虛擬紅館中化身虛擬角色獻唱。

虛擬音樂節在歐美成氣候

是誰想到要在 Minecraft 上搞 Live Show 呢?想來想去最後還是因為 Microsoft 吧。早於 2016 年的挪威科技節上,就試演過一場可以容納 3,000 名觀眾的虛擬演唱會,然後就是一段讓觀眾接受的適應期。到了 2019 年初,另一熱門線上遊戲 Fortnite 也來分一杯羹,甚至無論在視覺、氣氛上都更接近真正的現場表演,才叫虛擬音樂活動漸成氣候。當然,因環球疫情嚴峻,也加速了虛擬音樂活動的發展,近月 Travis Scott 在 Fortnite 平台上的演唱會,還有早前 Minecraft 平台上的 Lavapalooza 音樂節就叫人看得目不暇給了。

人需要勇敢生存,靠現場表演賺取收入的唱片公司 / 藝人怎可能不想盡辦法?日前 C AllStar 在線上遊戲 Minecraft 上,舉行亞洲首個跨界虛擬演唱會,在遊戲裡頭的虛擬紅館中化身虛擬角色獻唱。

技術問題,還有人的問題

所以,要為 C AllStar 辯護一下,雖然今次的 Minecraft 虛擬演唱會出現技術問題不能算很成功,但在潮流上還是算跟得很貼。不過也因為有太多的外國例子可以參考,出現技術問題,主辦方可說是責無旁貸。其實主辦團隊早於前期測試時,已發現歌迷在前期的小遊戲上或會遇上各種問題,所以決定由具互動的 Minecraft 虛擬演唱會,換成 YouTube 上的 Minecraft 虛擬演唱會直播,而 YouTube 直播時,也曾兩度出現斷線問題。

表面徵狀是 server 太「渣」,但在香港,你還會想到,有多少 C AllStar fans 同時也是 Minecraft 玩家,有多少人擁有 Minecraft 帳號,有多少人能融入氣氛,音樂風格是否合適,還有,有多少人願意花錢。是的,今次的 C AllStar 的 Minecraft 虛擬演唱會本為收費活動,只因技術問題才臨時成了免費直播。對香港已為數不多的用戶群來說,如何把香港式的虛擬演唱會 / 音樂節變成合理的商業模式,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想來當年的初音、Gorillaz 如何努力地把虛擬偶像實體化,今日卻是偶像要把自己虛擬化。假的太好?真的很糟?看不透呀。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的 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YouTube 頻道。如欲訂閱 SPILL Paper 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