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夜闌人靜更能創作 AGA 談《Luna》構思與靈感來源

2018年02月21日

各大樂壇頒獎典禮過後,市況一般比較淡靜,不過這一年卻有一張熱賣專輯出現,就是 AGA 的《Luna》了。《Luna》霸佔了各大唱片店的銷量榜冠軍多個星期,我們還能說香港樂迷不重視唱作型實力歌手嗎?

《Luna》相距上一張專輯《Ginadoll》已差不多兩年時間,我們先後已聽過〈孤雛〉、〈獨一無二〉、〈3AM〉、〈吃定我〉、〈Nights Without You〉和最新的〈無期〉,等到第六主打,大碟才正式面世,可說已是現今香港樂壇的宣傳推廣特色了。《Luna》一如 AGA 過往的專輯,會收錄一些 demo 作品,這些未經琢磨的版本,一直深受樂迷喜愛,我們也可以從歌曲的原始面貌,進一步了解創作者的想法。

新碟喚作《Luna》,是西班牙語月亮的意思,因為當中的歌曲都是 AGA 晚上時創作的。晚上較不會受到打擾,也衍生出《Luna》的主題:獨處、學懂和自己相處,看似風格迥異的每首歌曲,其實都圍繞著這個共同的主題。

各大樂壇頒獎典禮過後,市況一般比較淡靜,不過這一年卻有一張熱賣專輯出現,就是 AGA 的《Luna》了。《Luna》霸佔了各大唱片店的銷量榜冠軍多個星期,我們還能說香港樂迷不重視唱作型實力歌手嗎?
 

 

⬤   SPILL         ⬤   AGA

SPILL:不經不覺你已出道 4 年多接近 5 年了,你覺得現在做一張新碟是更駕輕就熟,抑或更大壓力了?

AGA:❝ 我覺得壓力是大了。因為開始做這張專輯的時候,我就希望當中每一首歌都是不同風格的,我想 combine 我有的 music knowledge 和廣東話於一起,做到每一首歌都有不同的 character,而且都是從來沒有做過的,所以 expectation 會大一點。❞

〈3AM〉和〈Nights Without You〉多少有一點懷舊風格,有 90 年代的 R&B,甚至是 70 至 80 年代的爵士,嚴格來說都不屬於你成長時期的音樂,這個感覺挺有趣的。

❝ 我猜是因為我爸爸也是音樂人吧。小時候家中會播很多音樂,每日準備上學的時候,爸爸總是在彈結他,其實我整個 family 的成員都是很喜歡音樂的。加上每個人喜歡的音樂都不同,接觸到的類型便有很多了。❞

所以這些都是你爸爸喜歡的音樂嗎?

❝ 某一些吧。因為我有兩個姐姐的,大的那個喜歡聽 Classical 和 Rock,很兩極;爸爸則聽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他還會跟我解說每種類型的歷史和背景,所以小時候聽歌就覺得聽的是一個故事。❞

R&B 是你最喜愛的類型嗎?

❝ 是呀!還有 Soul 和 Jazz!我特別喜歡 Stevie Wonder,以及 Alicia Keys。❞

但你還是到這張專輯才真正在歌曲加入 Jazz 的元素(〈Nights Without You〉)。

❝ 對。〈Nights Without You〉是我做得好開心的一首歌,而且好 challenging,因為要用廣東話唱並不容易,但我真的很想做一首這樣的廣東歌。要注入這麼多 80 年代的元素,也要處理得很 detail,效果才會好。❞

最大的挑戰是甚麼呢?

❝ 我想是 get 到那個 mood 和 vibe 吧,因為美國玩這類音樂的 band,很多都有 8 至 10 個人,vocal 也會有很多人一起唱,instruments 亦會特別突出。❞

編曲是 Ted Lo 的意見抑或是你本來就想這樣做?

❝ 本來就是這樣構思的,也因為有這個構思,才找 Ted Lo 合作。我想出來的效果是類似 Earth, Wind & Fire 的音樂那樣,而 Ted Lo 是香港最熟悉 Earth, Wind & Fire 的人,因為他在美國唸書的時候,已經常常玩 Earth, Wind & Fire 的音樂!❞

我覺得 Ted Lo 的風格很夾你的創作,將來會不會有更多合作?

❝ 其寶我一直很喜歡跟他合作,事實上,他也是第一個帶我入行的人,因為他我才認識舒文的。Ted Lo 是編曲方法是比較 Jazz 和 Western 一點,如果我想音樂騷靈、爵士一點的話,就一定會找他,他絕對是這方面的大師級人物。❞

會做更多這類型的音樂嗎?

❝ 我也希望有一天推出一張全 Jazz 的專輯,到時我一定會找 Ted 合作。❞

〈Nights Without You〉有很多轉 key 的地方,聽起來很特別,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 這首歌其實轉了好多次 key,因為 80 年代的歌都很喜歡這樣,Earth, Wind & Fire 和 Stevie Wonder 都有很多這樣的作品,一首歌會轉很多不同的 key,我想捕捉那種感覺。最難其實是要寫一個旋律去配合,因為轉太多次 key,就未必會很 easy listening,也更難讓人記住,所以我嘗試寫得簡單一點,亦更適合以廣東話去唱。❞

我知道新專輯叫《Luna》是因為夜晚你更能專心創作,忽爾很好奇,你有哪首歌是日間創作的?

❝ 也有,不過並不多。日間寫的歌一般較為「直接」,〈Superman〉和〈一釐米〉都是當中的例子。亦巧合地,舒文和唱片公司挑選的歌都是我在晚上寫的。❞

即是說你已寫下很多歌了?有沒有想過推出一張 10 首新歌的大碟?因為《Luna》剔除 Remix 和 Demo 版的歌的話,其實也只有 6 首歌。

❝ 我也很想,不過當你希望每首歌都有新的元素時,製作時間便會更長。現在我們製作一首新歌,最快也要兩個月,如果做 10 首,便要很長時間。《Luna》其實在 2016 年已經開始籌備,但到 2017 年 4 月才做好第一首歌,我寧願慢工出細貨。❞

為甚麼會想到為〈3AM〉做一個 Remix 版?

❝ 因為我認識一個朋友在 Berkeley 讀 classical violin 的,之後她回港一段短時間,接著又到了西班牙讀 EDM(Electronic Dance Music)。她有 classical 的 background 同時又很認識 urban music,我覺得她玩電子音樂玩得很好之外,玩 instruments 也很出色,於是她回港時我就找她 remix 一首歌。這也是她首度參與中文歌的製作,她將整首歌改頭換面,但我十分喜歡。❞

為甚麼新專輯沒有〈吃定我〉的 demo?這首歌的 demo 是怎樣的?

❝ 〈吃定我〉的 demo 是我用廣東話填的,講一對情侶食飯,女方感覺到彼此之間感情上出了問題,但沒有說甚麼,仍強顏歡笑食完餐飯。音樂上有點 Post Rock 味道,很多 reverb。為甚麼這首歌的 demo 沒有推出呢,最大原因是,我覺得林夕的歌詞寫得比我好太多了!哈哈!❞

去年你有為許廷鏗和 Yan Ting 寫歌,可以說說寫歌給別人和給自己有甚麼不一樣的感覺嗎?

❝ 是很好玩的,因為都是度身訂做的,而他們都說可以任我發揮,所以我都寫一些他們從未唱過的風格。如果我要寫歌給另一個歌手,我會整個星期都聽他的歌,去感受他的音樂和聲音。❞

作為一個唱作人,你會不會擔心有靈感枯竭的一天?你是否相信靈感?你如何獲取靈感?

❝ 每個創作人都會有這個情況的,但對我來說,應該短期內都不會。我經常即興去旅行,就是為了得到更多生活上的體會,我是有話要說才寫歌的,所以這特別重要。❞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