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覺醒之旅 馮允謙寫屬於他的 Cantopop

2021年01月22日

馮允謙(Jay Fung)拿了叱咤男歌手銀獎和唱作人銀獎,你不會覺得他突然大紅大紫了,反而更像是遲來的肯定——他出道 8 年累積下來的成果。去年年頭的《Detour》有闖上新高峰之感,年尾的《Awaken》或多或少是乘勝追擊,但追得漂亮,流行得來不失個性,也載著很正面的意思。本來以為《Awaken》已夠簡明直接,這個專訪可能會較為單調,但 Jay 就是那種提起音樂就特別起勁的人,傾多兩句就從新碟《Awaken》講到 Cantopop 的創作上了。聊到的太多,以下才不過冰山一角,只能節錄,但大概是別的訪問很少會談的東西吧。

本來以為《Awaken》已夠簡明直接,這個專訪可能會較為單調,但 Jay 就是那種提起音樂就特別起勁的人,傾多兩句就從新碟《Awaken》講到 Cantopop 的創作上了。

01

Awaken


「無論幾困難都好,都要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Detour》講旅程,《Awaken》則字面上指「覺醒」,但也可以說,同樣是一趟旅程。這個「覺醒之旅」某程度上是《Detour》的延續,旅完行返咗屋企,有更多的事要面對。Jay 這次與阿檸(商台 DJ)一同構思專輯主題,講即使回家了,我們仍看著世界所發生的各樣大小事情,當中亦帶來不少啟發。

於是,〈開始倒數〉先築起末日氛圍,本來搞破壞後建設,只是沒想到,這個主題也在疫情肆虐的一年下,變得更有意思。「〈開始倒數〉叫人珍惜時間,〈地球來的人〉講要珍惜這個地方,〈A New Day〉則更正面地,講無論幾困難都好,都要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並繼續向前行。」珍惜,在這兩年,不是我們常提起的一個字眼嗎?

Jay 說,與阿檸一開始便構思好主題,想好了每首歌想表達甚麼,〈開始倒數〉、〈A New Day〉都是特別為這張專輯新寫的,當然,隨著疫情爆發,且一發不可收拾之後,內容亦有略作修改。譬如〈地球來的人〉,原意是放在專輯最尾的,但後來覺得這首歌適合作主打,而且又能帶起氣氛,於是又設計了另一個 flow;專輯的曲目次序,也按著派台的時序排列,希望能更像一個「過程」,大概這就是剛才所說的「覺醒之旅」吧。

本來以為《Awaken》已夠簡明直接,這個專訪可能會較為單調,但 Jay 就是那種提起音樂就特別起勁的人,傾多兩句就從新碟《Awaken》講到 Cantopop 的創作上了。

02

與人同行的創作


「寫歌久了,很容易會 fix 死一個 pattern」


和過往一樣,Jay 這次繼續和「兄弟班」一同創作,譬如 T-ma、Randy Chow(周錫漢)、JNY 等,問他是否特別喜歡與人合寫歌曲,他說要看情況,「譬如〈小康〉是寫給屋企人的,比較 personal 的,我會自己一個寫。」但他也說,自己寫歌久了,很容易會 fix 死一個 pattern,「這樣你每首歌聽起來都會差不多,就算你刻意撇甩某種做法,但有些 preference 是很難擺脫的。」

和別人一起寫,就有新的 input,他這麼看:「尤其是編曲,會有更多角度。譬如 JNY 和 T-ma 都是寫 groovy 的東西,但兩種卻很不同,JNY 是更 Hip Hop 一點的,會加入很多 trap beats,與他們合作會做到一些自己做不到的東西。」兩個或更多的腦一起 process,大概真的更加好。Jay 提到最近和 T-ma 寫了一首歌給別人,本來是 T-ma 獨自寫的,但因為想不到 chorus 怎麼發展,便找他幫忙,他聽了 verse 部分後便立即哼出了 chorus,這就是合作的力量吧。

Jay 說也想和更多不同的人合作,並再一次提到很想和 Alex Fung 合作,只是對方現居於紐西蘭,未知將來是否能成事。當然,現時這班合作夥伴建立了默契,也會繼續一起創作。

〈地球來的人〉則再一次和舒文合作(上次是《Coexistence》裡的〈後知後覺〉),Jay 提到這首歌錄音的時間比其他歌長 4 倍以上,「單是副歌某一條 line 就已錄了個半鐘。我很 appreciate 他做了這麼多年仍充滿熱誠,這麼忙也肯跟我花那麼多時間,而且對每項事情都好有要求,很多細微的 detail 都會留意得到。」

03

挑戰自己的創作


「我有時覺得自己才剛剛起步」


Jay 形容〈地球來的人〉為一首很英倫的 Rock Ballad,他說想做到像〈Space Oddity〉(David Bowie)那樣的氣氛。這首歌是 Jay 很久以前寫的,他甚至已忘了是甚麼時候寫了,因為他已有超過一千首 demo「存貨」,怎記得那麼多?「我是有好多 audio notes,手機裡長期 keep 起大量 demo」,說著他拿起手機給我看,demo 藏量多到一直 load 不出來,「你睇,係長到要叫你 please wait 的」。

寫歌寫了這麼多年,是更駕輕就熟,抑或更困難?我問。「我覺得一定是更困難。我個人推出的歌都有 50 幾首了,我不希望我的創作是重覆的。音樂不斷有新的東西,作為一個創作人,也要不停學習,keep 住好奇,我有時覺得自己才剛剛起步,未 reach 到自己的 full potential,我寫的好明顯是 Pop,但要再複雜一點也是可以的。」

Jay 說《Awaken》是 Pop music,但並沒有想太多市場喜歡甚麼,那都是他喜歡的 Pop music。「Pop music 也有很多種類,譬如〈開始倒數〉可以好 rock,有些人會說像 Fall Out Boy 或 Imagine Dragons,這也確實是我們想試的。又例如上一張碟的〈愛斯基摩人之吻〉是 R&B、groovy 一點的。我也會想試多點不同的 chord progression,當然又不會太偏,這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但太 Pop 有時也會覺得『又係咁』。」

本來以為《Awaken》已夠簡明直接,這個專訪可能會較為單調,但 Jay 就是那種提起音樂就特別起勁的人,傾多兩句就從新碟《Awaken》講到 Cantopop 的創作上了。

04

Jay Fung 的 Cantopop


「我想隻歌好聽,就不會理幾低音幾高音」


Jay 認為最難不只是要寫一首「好歌」,還有寫一首自己 handle 到的歌。他說寫歌的時候都是旋律先行,「我想隻歌好聽,就不會理幾低音幾高音,好似〈地球來的人〉,假音、高的真音都有,即使是〈開始倒數〉的『We gotta live it up』都不是那麼容易。」Jay 說他某些歌的 range 很闊,不少更會去到 A4、B4 那麼高,笑言「陳奕迅當然覺得濕濕碎啦」,但也不是一首容易 handle 的歌。

當然,難不難對樂迷而言未必重要,這麼多年寫歌的經驗,重點是寫的都是 Cantopop。作為一個在加拿大長大的人而言,也許這才是最大的突破。而逐漸地,他亦掌握了竅門。「〈開始倒數〉是很美式的曲風,但它不完全是美式,它的旋律是適合廣東話的,你套英文落去並不行。我現在會去想,在美式的編曲裡,要加中文的 melody 該怎麼設計,如果中間有一句英文又會不會帶來 rhythm 上的改變,我不斷在探索這些。」

所以,《Awaken》裡有〈Dancing in the Rain〉和〈小康〉的英文版(尤其後者是給家人的,當然會以自己熟悉的語言來寫),而沒有其他,也是因為這兩首歌本來就是先有英文詞的。〈A New Day〉也是先有英文詞,只是時間關係,未有收錄在專輯當中。

05

2020 年喜愛的 Cantopop


「Cantopop 可以有好多不同類型,這樣才有 evolution」


最後我問 Jay 去年喜歡甚麼廣東歌,本來只是因為訪問在年初進行,隨便問問,沒想到他答得很認真,而且詳盡。

「我很喜歡 Jace(陳凱詠)的〈隔離〉,好特別,雖然這是一首好 Pop 的歌,但 Nic Tsui 和阿道(蘇道哲)編得好好,我知他們都喜歡 R&B 和 groovy 的東西,那些結他 licks 好正,second verse 之前又放了些 trap beats,好有驚喜。」Jay 說欣賞其編曲有創新的地方,「我們雖然都是做 Cantopop,但 Cantopop 可以有好多不同類型,這樣才有 evolution,繼續去改變。」

「我也喜歡 per se,他們唱英文歌、中文歌都好聽,那些輕聲食緊早餐聽會覺得好舒服。另外也覺得林家謙的歌好聽。」Jay 也提到釗鋒和 Sunny(Supper Moment)合作的〈日光〉,說開首的琴聲好好聽,還有 Regen 的〈自由流浪〉,兩首都是歌手自己的創作,「你會看到不同的歌手都愈來愈多想法,想有自己的 character;我的 character 可能只有公司和熟悉我的人才了解,但我將它放入我的音樂,透過歌曲幫我表達我是哪一種人。」是的,音樂本來就是一個表達的媒介嘛,聽其樂懂其人,就特別有意思了。

本來以為《Awaken》已夠簡明直接,這個專訪可能會較為單調,但 Jay 就是那種提起音樂就特別起勁的人,傾多兩句就從新碟《Awaken》講到 Cantopop 的創作上了。

hair: JamieLeeHair
makeup: Maggie Lee
wardrobe: agnès b.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