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旅途上的聲音導航:馮允謙的迂迴創作路

2020年01月23日

相隔差不多 4 年,馮允謙(Jay Fung)終於推出了新專輯《Detour》,期間也不知走了幾多迂迴路。可喜是他一直有「聲音導航」,持續創作,我們才有機會聽到這張可能是他出道以來的最佳作品。

相隔差不多 4 年,馮允謙(Jay Fung)終於推出了新專輯《Detour》,期間也不知走了幾多迂迴路。可喜是他一直有「聲音導航」,持續創作,我們才有機會聽到這張可能是他出道以來的最佳作品。

01
迂迴路

「途經這些迂迴路,有時可能會看到更美麗的風景」


為甚麼說他有「聲音導航」呢?除了是爛俗地 tag 他去年回歸樂壇的第一主打之外,也因為他的確對聲音特別敏感。「所以我每次旅行都會帶結他,有靈感就可以寫歌。」

Jay 有兩年接近沒有工作,女朋友出 trip,他就跟著去,順道旅遊。「散吓心,好多時會畀到靈感我寫歌,這兩年寫下的就有 30 幾隻。」絕對是個不小的數目。而《Detour》,就從這 30 幾首歌當中,挑選了 4 首製作。雖說兩年沒有工作,但時間也沒有浪費,再出多幾張 EP 都仲得。

這樣的「迂迴路」,就不怕走了。專輯「Detour」的概念,也是因此而來。「新碟的主題是旅程,有時我們揸車,本來走直路,但又遇上塞車、整路,就要兜兜轉轉行迂迴路,才去到你想去的地方。然而途經這些迂迴路,有時可能會看到更美麗的風景。」

是道理,也是 Jay 自己的經歷。沒簽唱片公司的兩年,他曾經覺得很迷失,心情也不好,於是才會旅行散心;偏偏,期間的創作成為了新專輯的主要材料。《Detour》就是這些更美麗的風景。

相隔差不多 4 年,馮允謙(Jay Fung)終於推出了新專輯《Detour》,期間也不知走了幾多迂迴路。可喜是他一直有「聲音導航」,持續創作,我們才有機會聽到這張可能是他出道以來的最佳作品。

02
靈感遊

「旅行寫歌是很 therapeutic 的一件事」


旅行讓 Jay 聽到更多新的聲音。「我耳仔對聲音好敏感,去到不同的地方就會獲得不同的靈感。」他說,不是在香港寫不出歌來,只是那兩年有很多不快的事發生,在香港他會有「困咗喺個 box 度」的感覺,寫的也大多是慘情歌,「去旅行真的能讓我放鬆,有時本來也真的只是想散心,沒打算寫歌,但彈彈吓結他,又寫了一首新歌出來。」

別人去旅行可能是到處拍照,他卻只想輕鬆一下,有時甚至不特別到訪甚麼景點,拿著結他,哼幾句歌,就能帶走煩囂。他形容旅行寫歌是很 therapeutic(廣東話大概就是「好治癒」)的一件事,或者,任何音樂某程度上都屬於「療癒系」,只是隨歌者性格而轉換類型罷了。

相隔差不多 4 年,馮允謙(Jay Fung)終於推出了新專輯《Detour》,期間也不知走了幾多迂迴路。可喜是他一直有「聲音導航」,持續創作,我們才有機會聽到這張可能是他出道以來的最佳作品。

03
別人的創作

「自己創作、自己唱返會更加有 feel,但這次想試試新東西」


談旅行,談創作,或者已喚起你對「馮允謙是個唱作人」的記憶。是的,他從第一張專輯開始就有自己的創作,近 3 張更是包辦全數作曲部分,最近在香港電台的頒獎禮還拿了一個唱作人獎。「每隻碟都想自己寫歌,自己唱返,感情會更加深刻,更加有 feel」,不過,這次他說想試試新東西,於是特意留一個位置,唱別人的創作,而這首歌就是王菀之寫的〈山旮旯〉。

找王菀之,是因為 Jay 初出道的時候曾獲得對方的鼓勵,「出道的時候去《勁歌金曲》唱歌,一唱完她就走過來說『好鍾意你把聲』,當時我真的覺得好開心」,那份喜悅,現在仍可從 Jay 憶述此事時的表情感受得到。

二人現時屬同一位經理人旗下,因利乘便,就嘗試向王菀之邀歌,隔了一段時間便收到了〈山旮旯〉的 demo,當時 Jay 已經覺得好好聽。「Demo 只是簡單地以琴伴奏,但已經很打動到我,我跟公司說:這首歌一定要用!」陳詠謙聽過這首歌後,覺得會適合由 Wyman 來寫詞,於是〈山旮旯〉便成了 Jay 首次跟王菀之和 Wyman 的合作,有百分百新鮮感。

相隔差不多 4 年,馮允謙(Jay Fung)終於推出了新專輯《Detour》,期間也不知走了幾多迂迴路。可喜是他一直有「聲音導航」,持續創作,我們才有機會聽到這張可能是他出道以來的最佳作品。

04
找對的團隊

「做音樂是要找對的團隊,才會 get 到你想要甚麼」


或者大家會覺得奇怪,怎麼會是由陳詠謙來決定?原來,陳詠謙在《Detour》的角色,不只是〈聲音導航〉和〈Full Moon Party〉的填詞人,他也有份揀歌、構思 mv 等等,甚至「Detour」的名字也是他想出來的,在專輯中有非常大的貢獻。

所以,確定了「旅程」的主題後,歌詞部分 Jay 也放手給陳詠謙主理,「以前成日要 fight 話想表達啲乜嘢,這次我不想有這個框框,他們(填詞人)感受到甚麼就是甚麼」,反正,Jay 的 demo 也會有簡單的英文歌詞,要了解原意也不難,「但想唔想要就 up to 佢哋啦」。

譬如最新主打〈愛斯基摩人之吻〉,本來的歌詞是講 Jay 去偷食!(好大膽)但最後卻變成了一好 sweet、好浪漫的歌,對音樂的感受,果然人人不同。

〈愛斯基摩人之吻〉在音樂上也是首很特別的歌,找來 Tony Parker 合作,很 R&B、很 Soul,濃度相信是 Jay 所唱過的同類作品之中最高的。「也是這兩年寫的歌,我知道有些歌只能 for own personal enjoyment,未必很 commercial。那時候我聽很多 Bruno Major 的歌,他不是所有歌都很 R&B,也有些很 Soul,有些又很 folk,每首都不同。」寫這首 6/8 拍的歌,是因為那陣子女友很忙,他又沒有太多工作,常常獨留家中聽歌,「我就成日亂諗,點解女友咁夜都未返屋企嘅?」,這麼說來,〈愛斯基摩人之吻〉豈不是在有點「報復」心理的狀態下寫的?

Jay 表示,最初本來選了一首較為「輕佻」的歌,但想到不太適合現時的社會局勢,便暫且擱下不用。製作〈愛斯基摩人之吻〉的時候,他找了一些 reference 給監製 Randy Chow(周錫漢)參考,怎料對方反過來給他另一些 reference,而 Jay 覺得更中更合適,「所以做音樂是要找對的團隊,才會 get 到你想要甚麼」,而其中一個 reference 就是 D’Angelo 的〈Untitled (How Does It Feel)〉,Jay 說想歌曲 brass 部分的 sound 有類似的感覺。

05
創作給別人

「度身訂造的沒有用,隨意寫的反而給選中」


如果大家聽歌也會留意創作班底的話,馮允謙創作的歌曲其實不只有《Detour》裡面那些,他也有寫歌給別人,儘管,有時只是「巧合」。

在沒有太多工作的那兩年,Jay 跟 T-ma 曾一起到台灣參與 Writing Camp,跟當地的音樂人交流,其中一位是 GJ 蔣卓嘉(他來自上海,但到了台灣發展)。三人坐在一起,靈感就如泉湧,其中一首後來傳到符致逸手上,成了〈值得放棄〉。後來 GJ 要想寫一首快歌給李玟(Coco Lee),他來港的時候便找 T-ma 和 Jay 一起構想,最後寫了一首 demo 叫〈Coco and Champagne〉的歌,訪問當中 Jay 更即席唱了出來:「Coco and champagne got me so high, got me so high…」,如果文字有聲,大家就會對應到這就是〈Full Moon Party〉中的「聽一首快歌,忘記苦難,忘掉傷患」了。

李玟最後沒有用這首歌,反而選了另一首馮允謙同樣有份參與創作的作品,叫〈斷了〉。「這首歌是和 G.E.M. 於 n 年前一起寫的,當時沒有想要寫給誰,結果李玟卻用了。」Jay 笑說「度身訂造的沒有用,隨意寫的反而給選中」,或者,創作有時也講緣份吧。〈Full Moon Party〉最後留來給自己用,陳詠謙聽過之後也表示很喜歡,還建議他唱回原 key,感覺更正,歌曲有那麼多假音,就是這個原因了。

唱別人的創作,或是創作給別人也好,問到 Jay 想跟那位音樂人合作時,他答是藍奕邦和 Alex Fung(馮翰銘),「Alex 其實跟他合作過一次,是跟衛蘭合唱的〈家門〉,他的編曲真的是國際級!Arrangement 很特別,不是普通人能想到。」或者我們可期待不久的將來二人會有真真正正的合作?「下一張碟怎麼做我已構思好了,想做更多像〈愛斯基摩人之吻〉的歌,好重 groove 的!」想起來,找 Alex Fung 製作一些 Neo Soul 也不錯啊!(提議吓啫)

Jay 跳了無數次彈床才拍得出來的《Detour》唱片封面。

化妝:Maggie Lee
場地:香港觀塘帝盛酒店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