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欲破二專大多失色定律 陳健安:要讓自己的狀態保持自由

2021年01月29日

C AllStar 再次「合體」了,不少樂迷表現興奮。此刻我們只聽到新歌一首,但別忘了,成員之一陳健安(On 仔)剛發表了新專輯《未知之知》,或者,也該花點時間聆聽、消化一下,看看口碑載道的《本原》之後,他搞出了甚麼新意思。

C AllStar 再次「合體」了,但別忘了,成員之一陳健安(On 仔)剛發表了新專輯《未知之知》,或者,也該花點時間聆聽、消化一下,看看口碑載道的《本原》之後,他搞出了甚麼新意思。

01

二專


「我一直提醒自己,第一張碟各方面的成功,都要全部拋開」


個人首作《本原》口碑好,或會為第二張專輯帶來壓力,On 仔雖說他沒有想太多,但也曾想到一個問題:為何很多歌手的第二張專輯,一般都會較為失色呢?

「我不知道這是一個事實還是印象,但我這樣想:一個歌手出第一張碟時,為甚麼特別好呢?是因為,譬如他廿歲,那張碟就是他廿年的精髓。然後當他出名了,公司會催促他出下一張,時間可能只有一年,未有足夠時間經歷和磨練,就可能因此有所謂的失色。」

如果說創作源自生活,時間的確特別重要;更不用說,有些時候,因為第一張專輯成功,次作便會沿用某些相同的方程式與策略,也會影響了結果。「我一直提醒自己,第一張碟各方面的成功,都要全部拋開,我跟共事的同事也是這麼說,不要沉醉、重複舊有的方法。」不僅如此,On 仔還說既然《本原》口碑那麼好,新碟應該「再放肆一點,要讓自己的狀態保持自由」,不要墮入舊有的框架裡。

「曲風上我覺得玩得癲過上一隻的。」聽〈廢學〉、〈惡夢經〉,的而且確去得更盡,為本地流行曲添上了不少色彩。「我無乜壓力」,然後他對著旁邊的同事笑說,「唔知公司同事有無呢?」

02

未知


「知道未知就開始有問題出現,有問題就可以解決」


都說了創作源自生活,除非生活也有壓力吧。「我覺得我過了個人狀態最黑暗的階段。」做《本原》的時候,On 仔失聲、情緒受困擾,是創作讓他重生。「當然社會上的黑暗又是另一回事啦。」社會運動、疫情持續,也不好過,但這亦造就了《未知之知》的誕生,「這張碟我會形容為隨著社會發展一同呼吸,一同跌入那個狀態。」

首支主打〈未知道〉,這三個字本是用來回應樂迷那些心急的提問;那時《本原》才推出不久,就有人問他「幾時有新歌」、「下隻碟幾時出」,On 仔說他很認真的想過,也只能答一句「未知道」。「加上 19 年尾的社會氣氛影響,我常常在社交平台看到『unknown』這個字,我想,這就是新專輯的大方向了。」

「為甚麼社會籠罩著恐懼呢?『未知道』是會令人恐懼,但也可以係正㗎喎,好似做一個 backpacker,轉個彎可以是新天地。當然也可以是地獄,但社會氣氛是完全傾斜向恐懼。我是明白的,但我那時沒有被扯去那個狀態,然後我記下了『想像力』幾隻字,恐懼是想像出來的。」

《未知之知》這個碟名來自蘇格拉底的哲學概念「無知之知」,意思是知道自己是無知的。配合歌曲〈未知道〉,On 仔將之改成「未知之知」。「對我來說那個狀態只是未知,並非完全無知,知道未知就開始有問題出現,有問題就可以解決。」

C AllStar 再次「合體」了,但別忘了,成員之一陳健安(On 仔)剛發表了新專輯《未知之知》,或者,也該花點時間聆聽、消化一下,看看口碑載道的《本原》之後,他搞出了甚麼新意思。

03

過程


「原來一個真實事件、價值觀,30 年才行到一小步」


On 仔兩張專輯最有趣、最有意思的地方,或者也來自這種「未知」,藍圖不必刻劃得太仔細,清楚自己的目標,向前行就是了。像〈愛裡沒有詛咒〉,原是「關懷愛滋」30 周年主題曲,屬 side project 一個,但 On 仔聽到馮穎琪的旋律後,已有「夭心夭肺、好重擊」的感覺,配上周耀輝的詞試唱後,更是感動非常,便決定要收錄到專輯中。

「入面好多字詞都在呼應〈未知道〉。最有趣是,〈未知道〉是 19 年尾寫的,耀輝也好像把其後 9 個月所經歷的事,放落愛滋病 30 年的主題當中。」30 年前愛滋病等同死刑、同性戀,衍生了很多偏見、歧視和攻擊行為,走到現在大家才對這個病有較多的了解,「原來一個真實事件、價值觀,30 年才行到一小步,我就想,這不就是由『無知』行到去『未知道』嗎?」

歌曲收錄到專輯中,On 仔就視之為「自己歌」,於是就把專輯的構思告知監製阿 Bert,編曲也因此變得更「陳健安」 一點,氣氛承接〈時光邊緣的人〉,除了更澎湃之外,也注入一些特別想法,「最尾一段,『從來生生不息不怕沒時候』後是多了一拍」,製造一種和前段不同的變化,對照開首「顫抖」的演繹,更是有趣。

04

無懼


「我覺得是一個循環,重新開始我們上多課」


而《未知之知》行到最後,並非甚麼都知道了,「未知」反而成為一個循環,只是我們不再恐懼了,會更勇敢的衝出去。

結尾的〈約定的夢幻島〉,名字取自同名日本動畫,講孤兒院幾個小朋友發現,被領養的同伴並沒有好日子過,還要被鬼族吃掉,於是想辦法逃離。「最尾有一集是在一個黑夜,一群小朋友一起去衝,寫這首歌時我就想著這個畫面。」重點是這班小朋友無畏無懼,「〈未知道〉是真的很累,只管繼續跑,這次是毫不害怕,chill 啲型啲」。

歌曲三度傳來〈未知道〉的旋律,當然是刻意的設計,「我覺得是一個循環,重新開始我們上多課」,尾聲找來一眾好友和唱,就如那個一起衝的狀態。「睇返轉頭,〈重生〉有一些 5、6 歲的小朋友合唱,〈未知道〉則有中學生,〈約定的夢幻島〉就都是大人,成長了。」所謂夢幻島,並不是一個地方,而是過去一兩年,我們處於的狀態。

05

突破


「做的時候就純粹在想我想要些甚麼」


說到這裡,《未知之知》是不是大家所期望的「二專」,樂迷心裡自有答案。可以肯定的是,音樂上 On 仔的確玩得更癲、去得更盡。除了〈廢學〉的 Lo-Fi 探索之外,〈惡夢經〉的 Dream Pop 風格也令人耳目一新,90 年代王菲般的風格,最初以為必然是出自 Adrian Chan 之手,但當你聽過 On 仔早幾日發佈的 demo 之後,便會發現雛型與完成品其實沒有很大的差別。

「這首歌先有 melody,其後再配 chord,於是便嘗試挑選結他聲。我想做 The Cranberries、〈夢中人〉那個時期的 Dream Pop,又或是 The Fur. 那種,便給 Adrian 一些 reference,他聽過我的編曲後,覺得好多聲都已經用得,便保留了大部分,tempo 的轉變也是一樣。」On 仔說希望將來可獨力編曲,「做得晒就盡量做晒」。

關於創新與突破,他說沒想過市場接不接受:「做的時候就純粹在想我想要些甚麼。」譬如他提到〈未知道〉原是為演唱會大合唱而設,於是就寫得簡單一點,沒有「怪音」;要是遇上〈廢學〉這類對大眾來說較新的曲風,他思考的點就落在宣傳上,譬如拍一個 making of 讓大家了解更多。兼任教育工作,有這種唱作人真難得啊(弊,筆者唔使撈了)。

最後我也循例問問他 2020 年喜歡的歌(大家也可去看看馮允謙的選擇),他提到了 Moon Tang、Lester Lam、The Hertz,以及 LINION 等名字,大家不妨留意一下,說不定會影響 C AllStar 這年的專輯風格?(On 仔肯定會為 C AllStar 寫歌吧?)

C AllStar 再次「合體」了,但別忘了,成員之一陳健安(On 仔)剛發表了新專輯《未知之知》,或者,也該花點時間聆聽、消化一下,看看口碑載道的《本原》之後,他搞出了甚麼新意思。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