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那些(不應該)失落奧斯卡提名的原創歌曲與配樂

2019年01月23日

2018 年度奧斯卡的提名名單昨天公佈,一如以往,總有人不滿。也其實,不滿得合理。只談音樂的話,我們不妨聚焦在兩個項目上: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最佳原創電影配樂。前者幾乎可以肯定是 Lady Gaga〈Shallow〉的囊中物,不得不承認,這是一首很上乘的流行作品,所營造的氣氛、釋放的能量都讓電影蘊藏的情緒顯得更為飽滿,只是看看其他「陪跑」的作品,平庸如〈I’ll Fight〉都能入圍,很難不替其他落選者感到不值。

原創電影歌曲

Thom Yorke〈Suspirium〉

最不應該落選的一首,Thom Yorke 證明了他做配樂也不輸 Jonny Greenwood,尤其主題曲〈Suspirium〉在電影《陰風陣陣》(Suspiria)甫開首已經出場,馬上就為電影迷離鬼魅的氣氛定了調。這首歌未能進入最後五強也代表了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吸引力將大降,因為我們無緣看到 Thom Yorke 在台上演出。

Sampha〈Treasure〉

Timothée Chalamet 未能憑《美麗男孩》(Beautiful Boy)入圍奧斯卡,毫無疑問是本屆的一大遺珠,他的演出根本天才級。主題曲〈Treasure〉也屬走漏眼之選,簡約的鋼琴演奏與 Soulful 嗓音,把兒子不穩定的情緒、父親的愛與關懷,細緻地演繹出來。

The Coup ft. Lakeith Stanfield〈OYAHYTT〉

來自電影《扮工室上位攻略》(Sorry to Bother You),相信很多人都錯過了,其實也是 2018 年其中一部佳作。導演 Boots Riley 正正就是 The Coup 的成員之一,由自己來製作電影歌曲,當然更清楚想要怎樣的風格。搶耳的結他演奏就像持續的抗議,反對奴隸生活,不滿資本主義帶來的禍害,這些聲音都給導演演繹出來了。

Sade〈The Big Unknown〉

久違了的 Sade 今年推出了兩首電影歌曲(另一首〈Flower of the Universe〉也很出色),可惜雙雙落選。〈The Big Unknown〉是電影《剋.寡婦》(Widows)的主題曲,雖然以 Sade 作品的水平而言算不上很大驚喜,但她的演繹相當準繩,表達出脆弱但還是要堅強面對的情緒狀態,與歌曲中拒絕低頭、投降的訊息十分搭配,絕對是首好歌。

Annie Lennox〈Requiem for a Private War〉

即將在香港上映的《第一眼戰線》(A Private War)的主題曲,歌曲在電影尾聲響起,前奏長達兩分鐘,氣氛慢慢蘊釀,到 Annie Lennox 的歌聲一出現時,效果頗為懾人,尤其當你看了兩個小時的戰地場面,了解到記者所受的心靈創傷後,特別有感覺,可以說是讓電影昇華了。歌曲獲金球獎提名,卻連奧斯卡最後的 15 強也不入,相當可惜(也為女主角 Rosamund Pike 未能入圍感到可惜)。

原創電影配樂

Geoff Barrow and Ben Salisbury《Annihilation》

Portishead 的 Geoff Barrow 與配樂老手 Ben Salisbury 為《滅。境》(Annihilation)所做的配樂,氣氛營造極佳,詭異、迷離、驚慄,完全能讓觀眾的情緒凝住,沉醉在戲中的那個科幻世界。

Jonny Greenwood《You Were Never Really Here》

Jonny Greenwood 的電影配樂從來沒有讓人失望,只是對奧斯卡選民而言可能有點太前衛了,從 Ambient 的音效、詭異弦樂到電子節拍,聲響質感都一流,即使 Lynne Ramsay 的影像已甚奪目,配樂還是能恰如其份讓每一場的氣氛都顯得更為濃厚。

Jóhann Jóhannsson《Mandy》

Jóhann Jóhannsson 一改其凄美的音樂作風,改為以帶來暗黑、焦躁不安的感覺為目標,甚至初嚐加進 Black Metal 元素,去為這部人稱 Nicholas Cage 近年最好的作品,注入不一樣的格調。

Justin Hurwitz《First Man》

今屆金球獎最佳原創配樂的得主,竟然無法進入奧斯卡最後五強,令人大跌眼鏡,只能說傳統、保守的選民還是太多了。Justin Hurwitz 以舊電子樂器營造太空感、科幻氣息,配以迴腸盪氣的弦樂編排,效果出眾,不比《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遜色。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