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Dusty Bottle:我們要做的是「唔娘嘅復古」!

2019年09月19日

第二次訪問 Dusty Bottle,他們的音樂依舊正,但感覺上和一年前已有很大的分別。我們從新歌〈問世間情是何物〉談起,再搭配 4 組關鍵詞發展下去,讓大家認識 2019 年的 Dusty Bottle。沒有變的是,成員們依然不算多言(但親切嘅),大多數問題交由結他手 Jeff 回應,訪問當天他帶點倦意,但說著說著便變得龍精虎猛,就像 Dusty Bottle 的音樂那樣,愈聽愈有勁。

第二次訪問 Dusty Bottle,他們的音樂依舊正,但感覺上和一年前已有很大的分別。我們從新歌〈問世間情是何物〉談起,再搭配 4 組關鍵詞發展下去,讓大家認識 2019 年的 Dusty Bottle。

01
問世間情是何物

「You gonna feel me」


和〈You Don’t Know Me〉一樣,新歌〈問世間情是何物〉也是一首帶有 80、90 年代色彩的作品,某程度是如出一轍。〈You Don’t Know Me〉加入弦樂部分後顯得格外迷人,〈問世間情是何物〉則以搶耳的色士風與肥厚 bassline 為歌曲添上不一樣的韻味。

比較意外地,倒是找來王樂儀填詞,讓〈問世間情是何物〉多了幾分文青味道,和〈You Don’t Know Me〉較為率性的筆觸截然不同。「因為我們留意到 Sophy(王嘉儀)大部分作品都由她填詞,覺得她寫詞的角度很好,就想到不如試試合作」,Jeff 說,這首歌的 demo 已有「you gonna feel me, you gonna love me」兩句,原意也是要人感受他們、愛上他們,「都想寫得 sexy 一點,就交由王樂儀,用這兩句 hookline 再延伸多一點東西出來」,然後〈問世間情是何物〉就誕生了。

至於音樂,他們表示也有意延續〈You Don’t Know Me〉的復古格調,因為「做一首實在未夠喉」,Jeff 形容這首歌的 groove 是「正常有聽過音樂都會識得 un」,加上尾聲的色士風演奏錄第一 take 已被採用,感覺就更即興、更有生命力。

02
Kerryta

「音樂反映你的 personality」


去年 Dusty Bottle 的作品都是找客席女聲演繹,今年他們終於找到 Kerryta 成為固定主音,加上兩首新歌的節奏都那麼明快,確實予人煥然一新的感覺。

問到 Kerryta 加入 Dusty Bottle 後,和當初想像中有沒有甚麼不同時,她說也是預期之內,「因為音樂也在反映你的 personality,他們的歌都是很西化、很 Urban,識落發現也一樣,都是很 chill 的感覺。畢竟大家聽的音樂 genre 很相似,都是 Urban、R&B、Neo Soul,所以做歌的方向也很接近,大家好有共識。」

不過,Kerryta 說當初錄〈You Don’t Know Me〉的時候還是有點緊張,「因為不知道自己聲音出來的效果如何,能不能夾到他們的音樂,慶幸外界對這首歌的評價很好,就像打了一支強心針。」Kerryta 說她本來也是唱英文歌為主,現在突然轉為唱廣東歌,也曾擔心難以應付,「後來發現 chemistry 也不錯,就更願意嘗試不同的方向。」但大家想聽 Kerryta 唱英文歌也不難,Dusty Bottle 的現場演出也會有她演繹樂隊去年發表的幾首歌,換了另一把聲,又可以當新歌聽了。

反過來問,Kerryta 的加入又對 Dusty Bottle 帶來怎樣的影響?創作上須作出遷就嗎?Jeff 說一定有分別,「但不能說是遷就,她是 present 每首歌的人,整體就要有一致性,不能像以前那樣,『拍吓散拖』,事前要 plan 一 plan。」

第二次訪問 Dusty Bottle,他們的音樂依舊正,但感覺上和一年前已有很大的分別。我們從新歌〈問世間情是何物〉談起,再搭配 4 組關鍵詞發展下去,讓大家認識 2019 年的 Dusty Bottle。

03
Retro

「你不能揀差嘅嘢來用」


Dusty Bottle 兩首新歌都是 retro 風,走復古路線,恰巧最近也有很多廣東歌大玩八、九十年代曲風,有些很好聽,但也有不少只予人舊、過時的感覺。

Jeff 強調,retro 不只是用舊的聲音,「六、七、八十年代一樣有唔好嘅嘢,你不可能選這些來用,你要選舊得來正的東西,那才會好聽。譬如用 MJ 套鼓的聲怎可能不好呢?你要知道哪些是好,哪些又適合 blend in 現在的音樂文化」,困難嗎?「要花很多時間挑選,而且現在有固定的女聲,亦要考慮是否配合她的聲線。」

有時他們也會把新、舊聲音融合在一起,聽起來就顯得更與別不同,「要很雕琢,不能見舊嘢就用,我們要做的是『唔娘嘅復古』。」

第二次訪問 Dusty Bottle,他們的音樂依舊正,但感覺上和一年前已有很大的分別。我們從新歌〈問世間情是何物〉談起,再搭配 4 組關鍵詞發展下去,讓大家認識 2019 年的 Dusty Bottle。
鍵琴手 JNY(左)與主音 Kerryta(右)。

04
Canto-pop

「找舒文監製令我哋無咁攰」


對於 Dusty Bottle 的另一個挑戰,正如 Kerryta 剛才所說,大概就是做更多廣東歌。

也因為這個轉變,他們今年兩首歌曲都不再由自己兼住監製,而是找來舒文協力。「無論 melody、編曲、人聲,都有他 guide 住,我覺得舒老闆能給我們一個很明確的 direction,始終我們去年 produce 的 4 首都是英文歌,跟廣東話的做法真的完全不同」,JNY 說旋律與歌詞怎樣配合已是一大學問了。

Jeff 則說最重要是能提供多一個角度。「他會有較中立的意見,又或者給我們多一個 option 揀,加上他是 technical 人,有好多 gear,全都是 analog 的,所以不只寫旋律或樂器上幫到我們,gear 也有很多選擇!」

他們說更重要是錄歌的過程「無咁攰」,因為舒文的助手會幫忙解決技術上的問題,「我們只要 judge 好唔好聽,那些聲音、編曲是不是我們想要的效果,不用煩支咪收音會不會好朦,或有沒有 noise 之類,讓我們可以只專注於音樂,省下很多時間。」

做廣東歌能引發這麼多好處,相信也是意料之外。問到「西化」的他們平時會不會聽廣東歌,眾成員都說很少(只有鼓手 Kay 說聽廣東歌大!),較喜歡的音樂人、歌手,也是較資深的一群如林憶蓮、關淑怡、陳奕迅和恭碩良等,完全不像一般年青人的口味。Bass 手 Matthew 說,以前廣東歌的「光譜闊啲」、「個 vibe 正啲」,JNY 也點頭表示同意,不過他亦大讚關淑怡的新碟《Psychoacoustics》編曲好勁!

第二次訪問 Dusty Bottle,他們的音樂依舊正,但感覺上和一年前已有很大的分別。我們從新歌〈問世間情是何物〉談起,再搭配 4 組關鍵詞發展下去,讓大家認識 2019 年的 Dusty Bottle。
左起:結他手 Jeff、低音結他手 Matthew 及鼓手 Kay。

05
Dusty Bottle 2019

「一定係正㗎喇!」


最後,話題還是回到「Dusty Bottle」身上。畢竟簽約唱片公司也一年多了,這一年間,覺得自己可有甚麼改變?

加入了主音 Kerryta、走較為 Retro 的路線、英文歌變 Canto-pop,都是表像。譬如 Jeff 會說,工作佔去了大部分時間,而且要不斷面對群眾,自言至今仍未適應。鼓手 Kay 也有類似的感想,畢竟過往 indie 時期不會有那麼多規矩,簽了唱片公司,一切有了部署,模式就變得不一樣了。Matthew 就提到過往欠缺資源,只能見步行步,但現在會有較會清晰的計劃,亦不失為好事。JNY 則說主要是心態上的改變,他說要顧及的人與事情很多,必須更為審慎行事;也大概是這個原因,他也有推出一些個人作品,可以更忠於自己的想法,不過他亦強調都是玩玩而已,「side projects 嚟啫」。

未來計劃方面,甚麼 EP、大碟都尚未落實,不過今年或會推出多一首歌,目前 demo 已做起,但仍未正式編曲,會演變成怎樣的風格仍未能透露,「一定係正㗎喇!我人格擔保!」Jeff 斬釘截鐵地說。

我當然充滿信心啦,儘管他們說現在 Canto-pop 的光譜不夠闊,我還是說了一句:咁大家可以聽 Dusty Bottle 嘛!「希望啦!」他們異口同聲,語調是路不易走,但還是會努力向前。Dusty Bottle 值得大家更多的支持。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