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追溯本原:而我想知道陳健安是誰

2019年10月17日

往網上討論區一搜,便會發現,陳健安已成為今年的民意男金首選,接連幾首派台歌均獲得一致好評,聲勢銳不可擋。的而且確,On 仔的首張個人專輯《本原》實在教人眼前一亮,有很強烈的個人風格,盛載著很多私人情感與想法,真有如當中一首歌那樣:「重生」了。

訪問在上星期進行,On 仔當時正為即將進行的 facebook live 演唱準備,我們以 30 分鐘的空檔時間,跟他談新專輯、談創作、談過去與未來。

往網上討論區一搜,便會發現,陳健安已成為今年的民意男金首選,接連幾首派台歌均獲得一致好評,聲勢銳不可擋。的而且確,On 仔的首張個人專輯《本原》實在教人眼前一亮,而且盛載著很多私人情感與想法。

01
本原

「原意是做一張英倫風的專輯」


《本原》的 CD 包裝很漂亮,攝影美得 On 仔早前特別在太古城舉行攝影展,為求讓更多人能欣賞得到。但我認為,買了實體唱片的樂迷最大的福利,其實是可讀到當中他所寫的文字,了解歌曲背後的故事。

追溯本原,天地初開,當 C AllStar 休團後,準備要作個人發展之時,On 仔說本來所定的大方向,是做一張英倫風的專輯。「那時候自己躲了起來,聽好多 Britpop,譬如 Oasis、Suede、Muse、Keane 和 Coldplay 等,想做一張偏向這種風格的唱片。」

至於要表達甚麼主題,並未有一個很具體的概念。轉捩點是 2018 年初,他的身體出了一點毛病:喉球症、胃酸倒流,情緒因此受到困擾。他開始做瑜珈、冥想、斷食,正當身體逐漸康復之時,同年 5 月,又因聲帶生息肉導致失聲,不能唱歌。

On 仔說希望個人專輯內的歌能與自己的生活有關,自自然然,這些經歷也成為了專輯主題的「本原」。情緒狀態不好,就容易想東想西,On 仔就想到了「我係邊個?」這個很哲學的問題,也因此開啟了整個 project:「我要解答呢個問題」。

專輯叫《本原》,亦確實是他讀哲學書時觸發出來的,「這是來自希臘哲學的字眼,有兩個 point 像在形容我這個狀態:我在尋找我的本質、我在尋找我的開端。」《本原》的 6 首歌,就是一趟自我發現的旅程,記錄著他從黑暗中尋找光的經過。

02
C for Chan

「我是誰?」


〈一吻穿越四十六億歲〉和〈告別的藝術〉都是 2018 年 1 月寫的,是英倫味較重的兩首歌,也確立了較為 New Age、著重 ambience 聲響和畫面性的編曲方向。前者原本安排同年於 4 月錄音,但因為未能配合監製 Jim Lee 的檔期,稍作推遲,豈料又遇上失聲問題,結果拖到 10 月才錄起。On 仔說這首歌對他特別重要,建立了對歌曲製作的態度和標準之餘,也陪著他從黑暗走向光明。

兩首歌的風格跟 C AllStar 時期截然不同,編曲以本地流行曲而言,更可說有不少破格的地方,問到 On 仔有否擔心過昔日的歌迷未能接受時,他說這又是一個「我是誰?」的問題。

「我是否要從別人的角度看自己呢?我會覺得,我更重視的是我離開 C AllStar 後的狀態,所以我刻意不找他們幫忙,人好得意,當有了默契,再見面的時侯,你就會以過往慣常的方式溝通、思考,所以我特意自閉個多兩個月,聽自己喜歡的歌,進入自己的世界。這才是根本性的做自己的東西,而不是老想著怎樣擺脫過去的影子。」所以,「擔心」是多餘的,陳健安本來就是想做屬於陳健安的東西。「創作與製作的過程不同,自然就跟 C AllStar 時期的歌不一樣,我沒有刻意要改變甚麼。」

On 仔說,《本原》的頭 3 首歌就像讓人偷窺他的內心世界,從「宇宙觀」到較具血肉的一面,很赤裸、很坦白,錄音時甚至會錄到喊,「我把自己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告訴監製,然後錄音時要清場,只剩下我們二人,這樣我才能進入狀態。」

往網上討論區一搜,便會發現,陳健安已成為今年的民意男金首選,接連幾首派台歌均獲得一致好評,聲勢銳不可擋。的而且確,On 仔的首張個人專輯《本原》實在教人眼前一亮,而且盛載著很多私人情感與想法。

03
All Star

「憑直覺揀我喜歡嘅監製,究竟會係點呢?」


不只歌曲製作的流程改變了,就連合作的音樂人也予人十足的新鮮感。〈一吻穿越四十六億歲〉找來 Jim Lee 監製,On 仔形容為「純粹直覺」的選擇,他覺得 Jim Lee 做歌的「sound」很適合這首歌,便嘗試找他合作。其後更發現,自己中學時參加歌唱比賽的 3 首歌(〈Aren’t You Glad〉、〈兄妹〉和〈想哭〉),都是 Jim Lee 監製的(其實也都是陳奕迅的歌)!

但《本原》更教人印象深刻的,是那些新晉音樂人的名字,譬如 Perry Lau、譬如 Sunset or Rise,都屬監製 Adrian Chan 的專業推介。「我找 Adrian Chan,因為他好有個性,從不會是那種流水作業式的做歌方法。每首歌我都會找一些 reference 給他,然後他又給我另一些 reference,不停交流。」

Adrian Chan 一直跟很多新的音樂人、獨立樂隊合作,他提議找 Perry Lau 為〈告別的藝術〉編曲,On 仔沒有半點猶豫:「我聽了他一個很 rough 的 arrangement 後就覺得好掂!就是我想要的東西!」On 仔說有時合作也講緣份,譬如〈以青春之名〉交由新晉樂隊 Sunset or Rise 編曲,就只因為他相信 Adrian Chan 的選擇,結果亦真的能為他帶來驚喜。

說《本原》有「All Star」的音樂班底,一點也不誇張,劉志遠、Jim Lee、Perry Lau、馮穎琪、謝國維、Sunset or Rise、賴映彤、Mr. 的 MJ 和 Tom,加上填詞人黃偉文與 Oscar 等等,從資深一輩到新生代,都屬本地樂壇極具實力的份子。

04
創作

「更清楚自己想要甚麼」


雖然《本原》有強大的音樂人陣容,但其實 6 首歌當中,有 5 首是由 On 仔自己作曲。他說沒有特別想做一張全創作的專輯,「不想給自己太大壓力,作到幾多就幾多」,但最壞的時刻,有最澎湃的創作力,結果也以近乎包辦全碟的姿態完成,值得給予掌聲鼓勵鼓勵。

剩下那一首,是馮穎琪作曲的〈在錯誤的宇宙尋找愛〉,早於 2015 年,On 仔已收到這首歌。「當時剛認識她,又飲了少少酒,便向她要歌,因為我相信每個作曲家都會收起一些寶藏。」他說自己不可能寫到這樣優雅的旋律,加上一直喜歡馮穎琪的作品,便決定放進專輯之內,成為唯一一首非自己創作的歌。「Demo 本身已有份無奈、有種無力感,情緒好真實,一聽就好想成為自己的作品。」事實上,On 仔在製作這張專輯期間,一直持續創作,雖說沒有很強硬要做一張全創作專輯,但也沒有向其他作曲人邀過歌,這大概亦證明了他真的很欣賞馮穎琪吧。

說到創作,On 仔說他 2012 年才開始學結他,最初只是為了能自彈自唱,後來學多幾個 chord,便想:不如也試試作曲?他說,學樂器也令他更了解自己,譬如揀電結他時會想要甚麼 delay、reverb 的效果等,就反映著自己的音樂口味。

他說自己不聽 Hip Hop,也不常聽 R&B,喜歡聽樂隊,但傾向 chill 一點的、ambience 重一點的類型。「好喜歡雞餅(雞蛋蒸肉餅)、英倫味重的東西和 Post Rock 如 Sigur Rós 那些,也特別留意唱作人如蔡健雅、魏如萱、王菀之和常石磊等等。細個則受阿哥家姐影響,聽很多日本流行曲譬如玉置浩二、Mr. Children 和動漫主題曲。」他說也聽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特別愛「飄吓飄吓嘅嘢」,如果大家有用 KKBox,甚至會看到他輯選了一個叫「飄」的歌單,迷幻到飛起,〈與慾望對話〉大概也屬這一類吧!

往網上討論區一搜,便會發現,陳健安已成為今年的民意男金首選,接連幾首派台歌均獲得一致好評,聲勢銳不可擋。的而且確,On 仔的首張個人專輯《本原》實在教人眼前一亮,而且盛載著很多私人情感與想法。

05
重生

「未來,戲要繼續演」


《重生》CD 內的文案還有一個「特色」,就是每首歌都有寫上創作日期,On 仔說寫歌就如寫日記,「10 年後你不會記得那些 details,做過甚麼、是哪一天,寫日記就像整理自己的歷史,日後回看,也有更準確的資料留下。」

儘管如此,對於未來,他說沒有很周詳的計劃。「我從來不是一個好有計劃的人,只知道一些大方向」,但他笑言新碟趕 deadline 方面很準時,「好多前輩都話:好信你呀!」

又或者就如〈重生〉所言,有時活在當下更重要,未來也不是我們說操縱就能操縱;相信自己正在做的事,不要太短視,總有一天會收成正果,甚至影響著下一代。「這首歌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改變了我的價值觀,所以放在專輯最尾。兒童合唱團的部分是我的意見,我覺得由小朋友來唱一些他們未明白、未經歷過的事,會特別的感動。」

未來,戲要繼續演,也期待 On 仔能帶給我們更多驚喜。

往網上討論區一搜,便會發現,陳健安已成為今年的民意男金首選,接連幾首派台歌均獲得一致好評,聲勢銳不可擋。的而且確,On 仔的首張個人專輯《本原》實在教人眼前一亮,而且盛載著很多私人情感與想法。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