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爵士樂手新生代:李梓禾、黃彥康 「香港是有 Jazz Scene 的」

2019年11月05日

雖然香港一直不乏爵士音樂的演出活動,每年也有國際爵士音樂節,但說到大型戶外爵士音樂節,即將於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及藝術公園舉行的「自由爵士音樂節」才算是首個。難得的是,初次舉辦,規模已不小,雲集本地爵士精英之餘,更邀來不少海外高手演出,包括鼎鼎大名的 Robert Glasper;除此以外,還有電影放映、工作坊、攝影展覽及手工藝攤位市集,非常熱鬧。更重要的是,大部分演出均可免費看到,無論你是資深爵士迷,抑或欲初嚐現場聆聽爵士的滋味,都值得參與。

「自由爵士音樂節」讓香港散發著前所未有的濃厚爵士氣氛,但要整體圈子變得更活躍、水平更高,新生代的力量非常重要。資深本地爵士樂手的專訪看太多了,不如也來了解一下年輕一輩的想法?譬如這次的訪問對象:鋼琴家李梓禾(Bowen Li)和鼓手黃彥康(Nate Wong)。

即將於本周六、日舉行的「自由爵士音樂節」,除了帶來了 Robert Glasper 等海外爵士猛人的演出外,亦雲集了本地的精英爵士樂手聚首,其中就包括鋼琴家李梓禾(Bowen Li)和鼓手黃彥康(Nate Wong)。
李梓禾(左)、黃彥康(右)

01
爵士

「這種音樂,可以設計整個世界」


Bowen 和很多香港年輕人一樣,都是自幼學琴,彈的是古典音樂,然而隨著年紀漸長,就開始覺得悶。不過,有了這些根基功底,又帶來另一種樂趣。「中學時聽流行曲,開始慢慢自己執歌,這其實已很有爵士精神:不是從樂譜取得音樂,而是用雙耳。」後來他去學作曲,老師問他有沒有興趣彈一些即興的音樂,因而聽多了爵士樂,還發現自己愈來愈喜歡這種音樂。他於 2014 年更移居倫敦,在聖三一拉邦音樂及舞蹈學院主修爵士樂表演及作曲,並於 2018 年畢業。就這樣,進入了爵士樂的世界。

Nate 更早接觸爵士樂,他學鼓一段時間後,就發現爵士樂很有趣,「14 至 21 歲迷 Jazz 迷到不得了,覺得這種音樂做乜都得,不單只是 keep 住個 beat,而是可以設計整個世界,跟其他 genre 很不同。」他說也很喜歡爵士背後的文化、歷史,譬如 Miles Davis 怎樣遇上 Charlie Parker,Charlie Parker 又如何認識其他爵士樂手,「很喜歡讀這些故事」。

每個樂手都有屬於他的故事,Bowen 和 Nate 也一樣。透過音樂,我們也可聽到他們的故事。

即將於本周六、日舉行的「自由爵士音樂節」,除了帶來了 Robert Glasper 等海外爵士猛人的演出外,亦雲集了本地的精英爵士樂手聚首,其中就包括鋼琴家李梓禾(Bowen Li)和鼓手黃彥康(Nate Wong)。

02
自由

「場地不一樣、觀眾不一樣、天氣不一樣,energy 就不一樣」


聽流行曲的朋友,對 Nate 的樣子也許會有一點印象,他與很多流行歌手合作過,譬如鄭秀文、林一峰、黃耀明等,本身又是樂隊 Nowhere Boys 的鼓手,他說自己「乜都想挑戰」,所有身份都有其好玩的地方。當然,他真正的主力是爵士音樂,包括由他帶領、在自由爵士音樂節亦有份演出的樂隊 Wong Way Down。

除了 Wong Way Down,在自由爵士音樂節大家還會看到 Asian Collective 的演出,自由空間撮合了 5 位來自亞洲不同地區的爵士樂手同台演出,當中包括日本的井上銘和 Moto Fukushima、台灣的謝明諺,Nate 和 Bowen 二人則是香港的代表。

我們都聽說過,爵士樂就是即興,但 5 位來自不同地區的樂手,如何初次會面就能一同演出,對於一般樂迷而言,還是會有點好奇。Nate 說,因為爵士樂是一種 language,「language 一樣,用的都是那些 vocabulary,爵士樂手走在一起,就是 build up 這個 language,所以可以即刻夾。」當然你的基本功要好,語言說不好,又如何溝通?「多年來研究爵士音樂,就是準備,就有能力做這件事。」

儘管如此,5 人在演出之前也會透過短訊在群組交流,聽聽彼此所寫的歌。「雖說爵士音樂是有很大程度的即興,但我們玩的也不完全是 free jazz,聽過大家 send 出來的東西都是有 structure 的 jazz,我想準備功夫就是聽熟首歌吧。」Bowen 補充。而大家到時就是感受這份即興感,以及 5 個人累積起來的 energy,「會是怎樣我們也不知道,爵士樂就是即使同一班人玩同一首歌,每次都會以一個新的方法詮釋,因為場地不一樣、觀眾不一樣、天氣不一樣,帶出來的 energy 就不一樣。」

即將於本周六、日舉行的「自由爵士音樂節」,除了帶來了 Robert Glasper 等海外爵士猛人的演出外,亦雲集了本地的精英爵士樂手聚首,其中就包括鋼琴家李梓禾(Bowen Li)和鼓手黃彥康(Nate Wong)。

03
爵士在香港

「年輕人不再那麼喜歡主流、權威性的東西」


這讓我想起《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Ryan Gosling 飾演的 Sebastian 也是深深愛著爵士樂的千變萬化,只是他同時亦慨嘆,喜愛爵士樂的人沒有從前那麼多了。

在香港呢?爵士樂從來不是主流,但總算有一些很知名的樂手,像自由爵士音樂節也有邀請的殿堂級人馬 Eugene Pao 和 Ted Lo。不過要這個圈子持續有生氣,不能忽略新生代的力量,這方面,香港的發展還是不錯的,Bowen 亦表示,近年看到愈來愈多新臉孔。「幾年前真的沒那麼多,而且我看到很多年輕一代都開始對爵士樂感興趣,愈來愈多人想學,可能現在的政治氣氛也有影響,年輕人不再那麼喜歡主流、權威性的東西,無論樂手抑或樂迷,都有增長的趨勢。」

但 Bowen 強調,現時香港玩爵士的人,無論如何算不上多,Nate 更形容為「gigs 多過 musicians」,不過也因為來來去去同一班人,圈子不大,他說作為專業,「生活也 okay」,甚至比起在外國更容易以音樂搵食。

當然,也得看所指的「外國」,是哪一個城市,較小的城市,jazz scene 一樣細,情況就會跟香港差不多。即使在紐約這個 Nate 口中爵士樂水平最高的城市,亦會因為 musicians 太多,「彈得好勁也可能要有份正職」。

即將於本周六、日舉行的「自由爵士音樂節」,除了帶來了 Robert Glasper 等海外爵士猛人的演出外,亦雲集了本地的精英爵士樂手聚首,其中就包括鋼琴家李梓禾(Bowen Li)和鼓手黃彥康(Nate Wong)。

04
爵士在國際

「在紐約,日日都係 jazz festival」


他說,即使在紐約,爵士樂也不是主流,「基本上 since 1950s,jazz 都不是 mainstream」,不過樂手足夠多,表演足夠多,令紐約有「日日都係 jazz festival」的感覺。但說到以玩音樂來生活,香港未必如你想像中那麼差。所以,要看你想得到甚麼,如果渴望在藝術上得到很大的 stimulation,紐約當然最好;但在香港,因為圈子細,接觸人也更容易,可能玩幾年就有機會踏上大型爵士音樂節的舞台。

Bowen 說,外國很喜歡 big band,而且有很多 teenage big bands,大家一齊學、一齊玩,基本功會很好。Nate 在外國長大,也是讀 high school 的時候就玩 big band。教育方面做得好,爵士樂的發展自然更好。

在香港,真要組一支 teenage big band 出來,恐怕也有點難度。「要好多宣傳,錢又是另一個問題。到人數真的多了,又能不能像 New York 那樣百花齊放呢?因為 jazz 也有很多不同的種類,有 swing 有 avant-garde jazz,可以是 Keith Jarrett、McCoy Tyner 或 Robert Glasper 那樣,很闊。」Bowen 說。

Nate 則對此表示樂觀,「New York 勁不是因為你住在 New York,而是人數夠多,自然就有更多 inspiration,好多 events,大家學到大家的東西,musicians 會交流合作,level 就會不斷提升。Variety 很重要,會看到很多不同對音樂的 perspective,眼界也會得以擴闊一點。」

即將於本周六、日舉行的「自由爵士音樂節」,除了帶來了 Robert Glasper 等海外爵士猛人的演出外,亦雲集了本地的精英爵士樂手聚首,其中就包括鋼琴家李梓禾(Bowen Li)和鼓手黃彥康(Nate Wong)。

05
爵士在街頭

「爵士是 street music,是在街上、bar 和 club 的」


在香港,爵士多少被視為很中產的音樂,Bowen 也同意亞洲地區有這個現象。「可能爵士音樂不是最 straight forward 的音樂,它不是 LMF〈大懶堂〉,它要大家用精神坐低慢慢聽,如果我一日已勞動了 12 個鐘,我不會想聽一種要慢慢品味的音樂,快啲食個叉飯就瞓啦,唔會話去整碟鵝肝意粉。」

Nate 認為爵士音樂可能抽象一點,一般人未必會習慣聽,也沒有精神和力氣研究,「要大家畀啲力去 appreciate,enjoy 個 process;我不會說大家不懂怎樣欣賞,而是你要有某種 personality 才會去研究。」Nate 笑言自己休息的時候也會找一些舒服的音樂來聽。

爵士的「技術性」也嚇怕了一些人(同時也吸引了一些人)。Nate 說,「不應該過份展示技術性的一面給觀眾,而是要他們享受」,我說不是像《鼓動真我》(Whiplash)描繪的那樣嗎?「不像,其實行內的人一般不喜歡這部電影,因為它表現到爵士音樂只是從學校學的,但其實爵士是 street music,是在街上、bar 和 club 的,是近年才走進學院。雖然我們在學校學到很多,但爵士的精神是 street music,是 social 的。」這麼說來,就更要到音樂節接觸了。

所以,當問到二人有沒有甚麼目標想達到時,他們都不會說想彈到幾勁幾勁,或怎樣名成利就,而是回歸 social 的層面,作情感上的傳達和交流。「會希望感動到聆聽的人。如果音樂是一個 language,你很難用這個 language 去嗌一個漢堡包,但你可以用這個 language 表達你所經歷過的,及當中的情感,甚至比起文字更易傳達。這是情感上的交流,如果你也經歷過,就會有共鳴。」

Bowen 再補充:「所以我不覺得爵士音樂一定要變得很普及,但它是一個 alternative,告訴大家香港有人是這樣生活。如果你對主流的東西不感興趣,我可以提供這種東西給你接觸,能 inspire 到你幾多就要看緣份了。」

Nate 也說特別喜歡香港的 jazz scene,因為好好玩,也因為夠細,「中環有三、四個 jazz club,如果你一晚玩晒會見到好多朋友,這就是一個 scene,香港是有的,我會好想保持著它。」

自由爵士音樂節

日期:2019 年 11 月 9 至 10 日
地點:西九文化區自由空間及藝術公園
節目詳情可瀏覽西九文化區網站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