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本周推薦專輯】Róisín Murphy《Róisín Machine》:沉浸式舞池音樂體驗

2020年10月09日

曾有一段時間很迷 Moloko,到 Róisín Murphy 作個人發展後,歌曲水準雖也不俗,但沒那麼迷了,不過一直覺得〈Overpowered〉屬「喪 loop」級別的好聽,也因此期待她往後能有更佳的作品出現。Róisín Murphy 並不多產,她第二張專輯《Overpowered》(2007)和第三張專輯《Hairless Toys》(2015)就足足相隔了 8 年。《Róisín Machine》是她的第五張專輯。

Róisín Murphy 並不多產,她第二張專輯《Overpowered》(2007)和第三張專輯《Hairless Toys》(2015)就足足相隔了 8 年。《Róisín Machine》是她的第五張專輯。

有趣的是,《Róisín Machine》的首尾兩曲:〈Simulation〉和〈Jealousy〉,分別於 2012 年和 2015 年已經發表,卻一直沒有收錄在其後的兩張專輯。這兩首歌由 Richard Barratt 製作(也就是 Crooked Man ,或稱 Parrot),據 Róisín Murphy 表示,二人一直有音樂上的交流和合作,只是未真正發展到可製成一張專輯的地步罷了。

終於在 2020 年,由 Crooked Man 製作的《Róisín Machine》面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Simulation〉和〈Jealousy〉之外,專輯自去年起再陸續多發表了 4 首單曲,全都另有「Crooked Mixes」版本,個人認為可聽性甚至毫不下於《Róisín Machine》本身,值得大家留意。

那些 Remixes 動輒 10 分鐘長,而《Róisín Machine》內的作品,則大多 5 分鐘左右,最長的有 8 分多鐘;你要一氣呵成的聽,也不要計較歌曲較長,因為在舞池裡音樂段落不斷往返有時候是必需的。加上 Crooked Man 的出品,也總是在看似重複的節拍與段落裡,帶著出其不意的變化,卻又渾然天成,毫不突兀。

整張專輯都是那些耳熟能詳的 dancefloor / disco / house 元素,有時感覺復古,有時則是 Nu-disco,甚至有 Deconstructed club 的微量實驗氣息在內。Non-stop 的曲目編排不乏心思(「接連」方式亦不落俗套),開首像醞釀能量,中間則在不斷推進(從較著重氣氛到更強調節拍律動),真的如同一座 machine。所以,部分曾發表的單曲也會稍作剪裁,以達到專輯需「完整」「連貫」的目的。

最有趣是 Róisín Murphy 把這個音樂意念連結到自身體驗上,〈Murphy’s Law〉表達的「I feel my story is still untold but I’ll make my own happy ending」,這句話在專輯中複製到〈Simulation〉的開首,像相互連繫,與此同時又以〈Game Changer〉放慢節奏,再以〈Narcissus〉和〈Jealousy〉延續這個永不完結的旅程;那些早已發表的單曲放到專輯裡聽的時候,感覺也因而變得不一樣。音樂與歌詞看似簡單,但當中又在互相對照之下尋到不少聆聽樂趣,過癮。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