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SoulJase:我不是只會唱 Soul 和 R&B

2020年06月04日

很久以前跟一位唱作人前輩做訪問,不記得為甚麼聊到 C AllStar 了,他跟我說:識聽梗係聽 Jase。說實話那時我沒有特別注意到他,但這句話我常常記著,後來每當 Jase 有新的獨唱歌推出,我就加倍留意。到今天,他繼梁釗鋒、陳健安後,成為第三位發表個人專輯的 C AllStar 成員;沒有太多人記得他的中文名,只知道他是 SoulJase,唱 R&B、Soul 特別拿手。偏偏,《藍染》又不是一張純 R&B、Soul 的專輯,它的風格比我們想像中更多元化。

繼梁釗鋒、陳健安後,他成為第三位發表個人專輯的 C AllStar 成員;沒有太多人記得他的中文名,只知道他是 SoulJase,唱 R&B、Soul 特別拿手。偏偏,《藍染》又不是一張純 R&B、Soul 的專輯,它的風格比我們想像中更多元化。

01
媒介

「有音樂、music videos,亦會有新的文字」


《藍染》甚至只是一個 project 裡的一部分。整個概念最早大概可追溯到 5 年前,原意本來就不只是音樂。Project 裡的首個出品,是 2018 年中於書展推出的著作《Self Portrait - Whatever You Say》,除此之外,還有近一年陸續發表的歌曲(也就是《藍染》內的作品)和相關的 music videos。

如果大家有買《藍染》這張專輯,更會發現,當中包含 6,000 字愛情散文,歌曲背後原來還有故事。「簡單來說就是由慾望到絕望的一個故事,你買這張碟就可以看到 6,000 字愛情散文,之後就希望書展可以出到一本書,這 6,000 字,就是來自書裡面的 3 萬字。想知道故事後續的話,可以看看這本書。藤褦瓜,瓜褦藤,會有好多 products。」Jase 解釋。

而整個 project 想要盛載的,是人性這個議題。「創作原點是來自我放上網的一些語錄,後來配上了攝影(即《Self Portrait - Whatever You Say》),到現在就有音樂、music videos,亦會有新的文字,透過好多不同媒介,花了好多年,去完成這個創作。」如果大家有看過 YouTube 上一段《Self Portrait - Whatever You Say》的「三人電話會議」片段,或者早就察看到一點端倪。

繼梁釗鋒、陳健安後,他成為第三位發表個人專輯的 C AllStar 成員;沒有太多人記得他的中文名,只知道他是 SoulJase,唱 R&B、Soul 特別拿手。偏偏,《藍染》又不是一張純 R&B、Soul 的專輯,它的風格比我們想像中更多元化。

02
意象

「寫出故事的精髓就可以了」


Jase 說,如果只聽音樂,大概能接收到整個 project 約 50% 的訊息,「但音樂出來的效果是最 powerful 的,是很重要的一個角色。」

整個 project 以愛情故事包裝,至於專輯,則透過當中每一首歌去呼應著故事的其中一部分,「譬如男主角走進了禁區,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就以〈禁區〉投射出來,但只是一個意象,想知道更多故事,就要去看小說。又或者一男一女在酒吧互相認識,就透過 music video 把這個情景拍出來,嘗試以不同形式,表達故事的意象出來,所以每個媒介都是環環緊扣。」聽歌可以 get 到少少意象,連同小說、music video 欣賞就更能了解整件事了。

Jase 不單寫小說,也寫了部分歌詞,再交由 Oscar「自由發揮」。他說沒有跟 Oscar 解釋太多故事的來龍去脈,只說明那些字眼重要,「寫出故事的精髓就可以了」。歌,都是意象、意境先行,那些就是精髓。

03
感染

「慾望、謊言和哀愁本是一個循環」


創作人大多喜歡寫自己的故事,或拿身邊親友的經歷借題發揮,就算故事是完全虛構,表達的也是自己的想法。不過,Jase 強調這個 project 是「純文學創作」,完全虛構,跟他的性格也沒有太大關係。《藍染》內的頭 3 首歌,主題分別是慾望、謊言和哀愁,「我只是想透過文字,再以愛情故事包裝,將這些主題串連在一起。」是純文學創作,也是對人性的思考。

而專輯的點題作〈藍染〉,則擔當一個延伸的作用,表達慾望、謊言和哀愁本是一個循環。「〈藍染〉站高一點,較 general 去看這個循環,人與人之間都會因為當中的幾個元素互相感染,就像骨牌,一個推倒一個,這個社會上無人能獨善其身。」

〈安眠詩〉則是近期寫的作品,關於絕望,關於放棄。包裝上是一首「安眠曲」,恬靜一點,但 Jase 則形容歌曲「帶少少歡愉,編曲帶一點天國感」,而非想像中那麼絕望。「想投射男主角已不是很 sad、很頹,而是想像到『上面』的歡愉與 relax;不是死亡,而是脫世。」

04
創作

「找相關的專才編曲,效果會更極緻」


《藍染》內的 5 首歌,SoulJase 參與作曲的佔 4 首,剩下一首亦有份寫詞,絕對是百分百投入了。「〈阿愁〉可能是全碟最 Pop 的一首,這種旋律我不太懂得寫。其實幾年前收到這首歌的 demo 時已很喜歡,一直想怎麼去用,結果寫了〈阿愁〉這份詞。」他說不一定要包辦全碟作曲,「反正全部都有份創作」,又何必執著?最重要是能呈現他心裡所想,主導到整件事。

之前提過,專輯製作,或者說整個 project,源起最早可追溯到 5 年前,所以部分作品已寫起一段時間,都有一點歷史了。大家如果有心上 YouTube 找,甚至可以找到某些歌曲更「原始」的版本,譬如〈禁區〉就有一個 acoustic ver.(而且好聽到震)。「〈禁區〉本身有些英文詞,但我覺得有點 cheap,於是修改成現時文藝一點的感覺。」除此以外,〈阿愁〉也作了一點改動,「現在多了好多中國古詩元素,以春夏秋冬描繪哀愁,加入『借景』的元素。」覺得本來不夠好?「是可以更好。」

身為「SoulJase」,音樂上如何散發騷味自然是焦點所在,譬如首支主打就以 2000 年代的 R&B 風格示人,精彩演繹沒有叫人失望。不過其餘作品卻沒想像中的 Soul,反而找來不同編曲人發功,呈現各種不同的格調。〈禁區〉是新穎少少的 R&B;〈阿愁〉有孔奕佳的精彩鋼琴演奏,Jase 形容為「帶少少憂鬱的感覺」;〈安眠詩〉則找來崔展鴻協力,「他是好出色的結他手,我想有種 acoustic 的感覺,輕身少少」。Jase 表示,會為每首歌構思該呈現怎樣的風格和感覺,再找相關的專才編曲,「這樣效果會更極緻」。

繼梁釗鋒、陳健安後,他成為第三位發表個人專輯的 C AllStar 成員;沒有太多人記得他的中文名,只知道他是 SoulJase,唱 R&B、Soul 特別拿手。偏偏,《藍染》又不是一張純 R&B、Soul 的專輯,它的風格比我們想像中更多元化。

05
風格

「構成現在大家聽到的 SoulJase 風格,絕不少得廣東歌」


問到何以不真的專注做一張 Soul、R&B 專輯,他這樣答:「我會建立『我』的風格」。重點在「我」。「大家會覺得我只會唱 R&B、Soul,但其實我能 carry 的風格是很多。我不會只做 Soul、R&B,我要一個 statement:我可以 carry 到更多不同的東西。」

聽《藍染》,這個 statement 是絕對成立的,音樂也有別於一般主流歌曲的感覺,頗具個性。「也許是有點偏鋒,至少肯定不是最主流的了,但這是我選擇的一條路。我希望自己第一張 EP,可以風格化一點,或者之後我不會再這樣做了,但這張碟就像記載著我的青春,那時我很渴望做這些類型的音樂,現在我有責任去完成這個心願。」跟年輕的自己交代,大概也是《藍染》的其中一個用意。

SoulJase 的青春是怎樣的呢?我叫他數一些成長時期聽的音樂,他提到 Craig David、Tyrese、Joe Thomas 和 Ginuwine 等等,但強調構成現在大家聽到的 SoulJase 風格,絕不少得廣東歌。「這樣我才能把外國音樂的元素,融合到 Cantopop。新一代的人可能只聽外國音樂,唱腔也外國一點,但我做的畢竟是 Cantopop,咬字不會『咁鬼佬』,我唱的始終是廣東話,只是有點 soulful 的味道罷了。」

也只有不斷 blending,才能調出更獨特、更有個性的音樂。Soul 也要是地道的 Soul,屬於 SoulJase 的 Soul,只此一家。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