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達明一派 30 年】昔日天花亂聚 今日達明一代

2017年01月19日

群星向歌手、樂隊致敬的專輯,在香港雖然不算很多,但也不難數出一些,如 Beyond、張國榮、陳百強、譚詠麟等,都先後有過這個「榮譽」。不過致敬兩次這麼多的話,肯定寥寥無幾了,暫時只想到達明一派(沒有很嚴謹地翻查資料,有錯請指正)。去年達明一派組成 30 周年,唱片公司展開了一連串的動作,繼推出黑膠、SACD boxset 後,緊接的就有《達明一代》,是 1996 年《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後,另一張向達明一派致敬的專輯。

去年達明一派組成 30 周年,唱片公司展開了一連串的動作,推出黑膠、SACD boxset 後,緊接推出的就有《達明一代》,是 1996 年《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後,另一張致敬專輯。

不過,這次想談的卻不(只)是這張《達明一代》,而是《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下稱《天花亂聚》)。構思這篇文章之前,本來只是想懷一懷舊,講講這張大家可能遺忘了的致敬專輯,後來才知道,原來《達明一代》另有一個 2CD 版本,會附送這張 20 年前的出品,便想到不如來個新舊對照,好像更有意思和趣味。

相隔 20 年,香港都變晒,莫講話樂壇。當年《天花亂聚》由非池中發行,這家專門出版另類音樂唱片的唱片公司,也毫不意外地,幾年後就執笠收場。然而非池中確實推出了好幾張本地樂壇重要的唱片,譬如劉以達的《麻木》、胡蓓蔚的《就係胡蓓蔚》等,前者尤其厲害,現在重溫仍然覺得「好犀利」(明哥常用形容詞),絕對是 90 年代的經典之一。

《達明一代》回歸主流唱片公司發行,可喜的是,獨立精神仍在,找來很多本地優秀的獨立樂隊參與,即使無可避免地有環球旗下的歌手,都是選擇一些創作型的,《天花亂墜》都有陳慧琳啦。

不過,這也是兩張致敬專輯有趣的地方。主流歌手的參與,純粹是以他們的名氣來加強號召力,而非音樂創作(改編)上有顧慮。當年關淑怡和陳慧琳就分別夥拍當時冒起不久、都深受英倫音樂影響的 C.Y. Kong 和雷頌德(幾難得,音樂人的名字同樣是「主角」,會印在封底曲目上),演繹了〈忘記他是她〉和〈石頭記〉兩首經典,前者的改編尤其令人驚喜,有如 The Cure 般的迷離曲風,完全有別於 C.Y. Kong 之前的電子音樂路線,和關淑怡感覺飄渺的唱腔也夾到絕,讓人聽得無比沉醉。草蜢、軟硬則以他們當時拿手的「拼貼」技倆,將不同的音樂類型共冶一爐,Double C Music Group(王雙駿等)、DJ Tommy 等名字,多令人懷念啊。

去年達明一派組成 30 周年,唱片公司展開了一連串的動作,推出黑膠、SACD boxset 後,緊接推出的就有《達明一代》,是 1996 年《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後,另一張致敬專輯。
20 年前的《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原版,封底印著的歌手樂隊名字,你認識幾多個?

《天花亂聚》有很多和黃耀明合作緊密的音樂人參與,譬如 Minimal(亞里安、李端嫻)、Multiplex(梁基爵)、普普樂團(蔡德才)和 Art Gallery(黃偉光)等,部分更成為了後來人山人海的重要成員,他們都是聽達明一派長大的,對「偶像」的歌自然十分熟悉,有更為獨到的見解。早前看到觸執毛的訪問,Mike Orange 說他第一首聽到的達明一派歌曲是〈青春殘酷物語〉,都是重組的年代了。

當然,未必那麼熟悉,或因為年代久遠帶來的距離感,並不一定就不好。以後輩的心態,翻玩自己沒有經歷過的年代(或年紀尚幼)的音樂,不會有太多包袱,或者能帶來更截然不同的效果。況且,《達明一代》中部分音樂單位其實和人山人海都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除了「親生女」at17 外,觸執毛的〈青春殘酷物語〉都是蔡德才監製的,藍奕邦的〈禁色〉有曾是人山人海成員的何山操刀改編,彷彿也有世代交接、傳承的意味在內。

只是講來講去,跟黃耀明的關係都大得多,似乎少了一點劉以達。《天花亂聚》勝在有駱亦莊,他曾是「劉以達官立小學」的成員之一,音樂風味亦較為不一樣。《達明一代》則看不出有這樣的連繫了,就連葉德嫻的參與,你都會先想到她跟黃耀明的社運戰友關係。對於這個致敬 project 而言,其實無傷大雅,只是覺得達明一派愈來愈像等同黃耀明,希望達明一派的新歌新碟不要太「人山人海」就好了。

去年達明一派組成 30 周年,唱片公司展開了一連串的動作,推出黑膠、SACD boxset 後,緊接推出的就有《達明一代》,是 1996 年《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後,另一張致敬專輯。
《達明一代》1CD 版本。
去年達明一派組成 30 周年,唱片公司展開了一連串的動作,推出黑膠、SACD boxset 後,緊接推出的就有《達明一代》,是 1996 年《天花亂聚:我們都唱達明一派》後,另一張致敬專輯。
另有 2CD 版本,封面都由利志達繪畫。

《天花亂聚》和《達明一代》有一個很重要的共通點:不只是「致敬」,不只是讓年輕的樂迷認識達明一派的音樂,兩張專輯還充當了提攜優秀獨立樂隊的作用。《天花亂聚》有 Atomic Bubbles、Black Box,以及出身自 Black & Blue、當時仍未推出個人專輯的 Candy Lo,他們因此有機會面向更廣闊的樂迷群。《達明一代》有雞蛋蒸肉餅和觸執毛這兩隊已相當紅的獨立樂隊之餘,也帶來 Sensi Lion 和一舖清唱這些普羅樂迷未必認識的名字,前者是香港少有的 Reggae 樂隊(這次他們把〈溜冰滾軸〉改成 Dub Reggae 風格在香港就更為罕見),後者是無伴奏合唱劇團,都值得我們多加注視。參與《達明一代》的各個音樂單位,大多都以自己的本色風格進行改編,讓達明多首經典以全新的面貌示人;與其說認識達明的歌,不如說是認識不同的樂隊組合吧。

倒是符致逸(Adrian Fu)的〈恐怖份子〉與他本來的風格有頗大的反差,鬼魅的格調與他去年濃厚八九十年代情懷的歌路完全不同,變得更為年青。不過,真正讓人喜出望外的其實是葉德嫻的〈半生緣〉,不單因為她是專輯中唯一比達明更深資歷的歌手,而是歌曲暗黑的氣氛、扣人心弦的提琴演奏,在加上 MC 仁的 rapping 後,竟連繫到香港人命運的題旨上,構思可謂相當破格。葉德嫻有如哭訴的哀怨演繹,在中後段疊上兒童合唱後,有極強的感染力。編曲由趙增熹負責也是意料之外,印象中他不曾有過這樣的風格,很有驚喜。比起純粹致敬,這似乎更有意思了。

p.s. 執筆之時《達明一代》尚未正式推出,但幾乎每首歌曲都可在網上(正式渠道)聽到了,怎能不說時代變了?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