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專訪】逝去感情留不住 Tomii Chan:我想跟過去說再見

2020年10月28日

訪問 Tomii Chan 之前聽了他的新 EP《Replay》好幾遍,部分其實早就在 Bandcamp 上聽過了,題材不盡相同,但氣氛卻很統一,都十分感傷。就如 EP 的開場曲〈Regrets〉所表達的,與某些人或事物的感情逐漸流逝,並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而歌者明明早就知道當中出了些甚麼問題,卻一直不懂怎麼做,這個結果讓他更內疚和自責。

(照片由 Tomii Chan 提供,黑白與彩色照分別為 Lung Shing 和 Rocky Sum 所攝)

訪問 Tomii Chan 之前聽了他的新 EP《Replay》好幾遍,部分其實早就在 Bandcamp 上聽過了,題材不盡相同,但氣氛卻很統一,都十分感傷。

01

告別


「我唔鍾意自己,特別是那段時間」


Tomii 說這些歌都是 2019 年寫的,所以調子比較接近也是理所當然。Bandcamp 上其實還有其他同期寫的歌,Tomii 沒有全數收錄到《Replay》,只選了他認為合適的。「重錄了 vocal,也改了一些 arrangement,就很想推出,以這個方式和過去講聲掰拜,就像畫上一個休止符。」

「我唔鍾意自己,特別是那段時間。」訪問期間 Tomii 嘆氣了好幾次,灰到一個點,從他的眼神和說話的語調也能感受到那份失落的心情。「那些歌情緒好 down、好 heavy,我自己都唔想同呢個人做朋友。」Tomii 說,2018 年推出《Not a Good Day to Die》的時候,都有一些較為沉鬱的東西,但那時候沒有察覺甚麼不對。

過去兩年對 Tomii 最大的打擊,是 Stranded Whale 解散(他強調和樂隊成員的關係依舊十分良好)和與女友分手。「今年呢兩樣嘢都消失咗,我會形容那是一個藥引,點爆了,個人好唔掂,但這些歌還在。」傷心到極點,就要找些甚麼麻醉一下自己,而 Tomii 的方法是做歌,「我找回這些創作,錄過佢,我以為這樣事情就能夠了結。我也相信這些都是好歌,而且都是誠實的,即使所寫的東西不是每個人都想面對,但那都是真實的。」

這些歌記錄了某一段時期 Tomii 的心情,它不一定意有所指或在具體描述甚麼事情,然而「這些歌還在」就如同觸景傷情,把它們完成,就是一個告別的儀式。

訪問 Tomii Chan 之前聽了他的新 EP《Replay》好幾遍,部分其實早就在 Bandcamp 上聽過了,題材不盡相同,但氣氛卻很統一,都十分感傷。

02

釋放


「如果沒有做這些作品,便可能會做一些更壞的事,甚至傷害自己」


誠實很重要,而這也是 Tomii Chan 的音樂最具魅力的地方,沒有過份修飾,唱腔也不搞甚麼設計,一切都予人發自內心的感覺。Tomii 說不知道是否有人會喜歡聽,「特別現在好興 City Pop 或一些 good vibe 的東西,而我卻在這個時候做一些好 sad 的音樂。」

Tomii 以食 junk food 作比喻,「有些人唔開心就去食嘢,薯條可樂,都不理吃下甚麼了;又或者睇套戲喊一場,而我就走去彈嘢。」他說自己最叻的方法就是寫歌,也讓自己日後可聽回某段時期在想些甚麼。「這是對自己的,我也好想知道別人有甚麼體會。」

這也是 Tomii 把作品發表的意義,說如果有人聽到,它們就不再只是留在自己腦裡那麼寂寞了。「我聽別人的作品,會慶幸他有把話說出來了,這代表他有嘗試。」創作音樂就像一個情緒的出口,「如果沒有做這些作品,便可能會做一些更壞的事,甚至傷害自己,這樣只會更加痛苦。」

從歌曲〈How to Live Miserably〉,可以體會 Tomii 有嘗試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問題,儘管強而有力的電結他演奏還是掩不住那份傷感,但就如歌詞所寫:I’m gonna start a new phase, with my mind healthy and all,他至少有「走出去」的心態,而非愈陷愈深。

我問 Tomii 是不是一直都很悲觀,他答:「我阿媽話:你以前好開心㗎。畢竟她是日日見到我的人,攤喺梳化全日咩都唔做都會見到。」Tomii 回想,2018 年才開始有較多負面的想法,「可能直到那時候才開始面對自己,思考自己做過甚麼、是個怎樣的人,加上一些關係變化和隨之而來的失落,就更多嘢諗。」就像他在〈The Problem of Never Leaving Your Home〉的文案也有寫下一些對家庭的回憶,人大了就會開始梳理這些情緒,也不是壞事。

03

距離


「寫英文講自己嘢感覺更『安全』一點」


《Replay》是一張 EP,全碟 5 曲,除了可在 Bandcamp 和部分串流音樂平台聽到外,也會限量推出 cassette,預計將於 11 月底前發售。

而 cassette 的 side b 本來藏著更多心底話,「我寫了 5 篇日記,然後讀了出來,再加一些 improvised 結他襯底,對應每一首歌,就好像 commentary 那樣。」這樣做進一步拉近了和聽者的距離,像有甚麼隱私要揭露似的,「好重情緒,就好像跟一個 close friend 說話那樣,買 cassette 的人才有。」拉近距離,同時又保持距離,只讓一小部分人聽到,大概是這種老舊實體格式的好處。不過,後來這些日記都改成了純器樂演奏,我聽了一曲,雖沒有獨白,但情緒似乎還在。

或者我們要到最後一刻才知道這些日記會不會公開吧,但有時候朦朦朧朧的,可能更有味道。正如 Tomii Chan 或是過往 Stranded Whale 作品的歌詞,都寫英文,他說是為了有種「距離感」,「寫英文講自己嘢感覺更『安全』一點」。他說也有想過寫中文詞,只是沒有付諸實行。

04

直覺


「當下的 preference 和 decision making 是這樣就這樣」


訪問期間意外地沒有問及太多歌曲創作的背景,也許是我慢慢意識到,Tomii 的創作更屬於本能、原始的那一面,沒有甚麼道理要說,情緒來了就自然寫出歌來。

所以他不像其他音樂人那樣,有滔滔不絕的創作意念與音樂實驗上的分享要告訴你,《Replay》內的歌曲更像是製作時即興的流露,反正一切都深入在血液裡。「我的音樂其實好 Pop,我喜歡的都是好大路的樂器,結他、bass、琴,我有信心那不是難入耳的東西。」他說從不擔心其創作無法令人接受,同時也不理是否創新。

Tomii Chan 的音樂風格傾向藍調、民謠,還有一些 Indie Rock,嚴格來說都不是新的東西,但他說不經意也會做了一些較屬於這個時代的質感,譬如結他旋律線特別迷人的〈Old Ways〉。「有一些電 beats,感覺也 groovy 一點,是(專輯裡)最 modern 的一首歌。」而這些較新鮮的元素,也是製作時與 Jonathan Yang 很自然地做出來,「當下的 preference 和 decision making 是這樣就這樣」,好直覺,好「即食」。甚至找人合作也可能是剛巧一起在 band 房玩音樂而促成的,你幫吓我,我幫吓你,就這麼簡單。

Tomii 說《Replay》內的歌曲,有好幾首都是一日之內寫起,他習慣每星期都抽時間練結他,有時彈彈吓就彈了些甚麼出來,便將之錄下,再慢慢發展。他會先盡情將感受釋放,其後才慢慢修改。那些 Bandcamp 上寫的歌曲簡介,表面上像是創作背後的故事與源起,其實都是他事後才構思的,「這樣可以令歌曲更加立體」,又或者說,其後才思考自己為甚麼寫了這樣一首歌來。

訪問 Tomii Chan 之前聽了他的新 EP《Replay》好幾遍,部分其實早就在 Bandcamp 上聽過了,題材不盡相同,但氣氛卻很統一,都十分感傷。

05

出路


「講咗出嚟,就行呢個方向,不再沉醉於以前的一切」


《Replay》聽起來有很多愁緒困在內心,但最後還是以一首抱有希望的〈A Song for Moving Forward〉作結,告訴自己必須往前走。

既然歌都做好了一陣子,我就問 Tomii,這個願景實現了嗎?他還是說「而家講太早」。他把《Replay》當作寫日記,藉此描寫某段時期內心的 complexity,「好似留低一個 remark,留低一個時間點,我是做過這樣一件事」,重點是抒發了出來,「講咗出嚟,就行呢個方向,不再沉醉於以前的一切。」得唔得?「盡力㗎咋。」

唱片封套他找來現居於英國的香港藝術家 An Gee Chan 繪畫,「本身不認識她,我是透過 email 給她聽那些歌,問她有沒有興趣做 illustrator,她畫了兩張畫,其中一張就是封面那張。我想這張碟是 dark 得來又 colourful。」我奇怪,這張碟 colourful 嗎?「都幾多色彩吖,編曲都好豐富。」唱片封面裡我看到的,是混亂中裡仍有清晰可見的輪廓,大概這也是 Tomii Chan 創作時尋找新秩序的一種呈現吧。

訪問也是在一片 chaos 底下完成,那帶點「虛」的感覺其實都好 Tomii Chan。我後來跟 Tomii 說,chaos 也沒甚麼不好,反正我的工作就是梳理 chaos,而他則以創作音樂這種方式,理順心裡的 chaos。

《Replay》

緊貼最新音樂資訊,請讚好/追蹤 SPILL 旗下的「Overflow 音樂滿瀉」Facebook 專頁Instagram 帳戶。如欲訂閱 Overflow 的電子通訊可按這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