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影音愛好者所患的強迫症

2020年03月16日

再隨和的人都會有執著的時候,尤其當你某個領域學懂一點門路,便很容易會看不過眼各式各樣的光怪陸離。愛威士忌的接受不了芝華士綠茶,懂時裝的接受不了正式西裝著白襪仔,懂飲食的也不太容易接受加忌廉的 carbonara。玩影音玩 gadgets 的人,執念還會少嗎?只是飲食時裝的執著被視為生活態度,影音 gadgets 卻多被視為挑剔麻煩,又或者是,強迫症。

玩影音玩 gadgets 的人,執念還會少嗎?只是飲食時裝的執著被視為生活態度,影音 gadget 卻多被視為挑剔麻煩,又或者是,強迫症。

睇到當睇唔到?

DLP 投影機因先天影像原理的問題,很容易會出現 rainbow effect,高階機種時運高可能睇唔到,一遇上平價甚至是迷你機仔,往往一搖頭已經看到一眼彩虹,完全不能集中精神觀看畫面。所以每次遇上 DLP 投影機,自己都會不由自主地搖頭咪眼,試圖看清楚 rainbow effect 的問題有多大,亦會經常問身邊的人看不看得到彩虹,就似問人有沒有見到鬼一般。

投影機不算主流產品,為禍不大,電視機的動態解像度問題,才叫人感到無奈。每次橫向 pan 鏡都會遇上鬆矇和窒吓窒吓,睇新聞台財經台下方那條流動字幕,從沒有看清楚一個字。問問身邊人,有否看清楚一個字,但他們又總覺得鬆矇是正常的。

不過數最不能接受的畫面執著,不恰當的畫面比例應該是第一名。4:3 的畫面硬要拉闊成 16:9,細碼的女主角係變成加大碼;商場時有奇怪比例的屏幕,硬要把 16:9 的廣告塞進去,留上下黑邊還好,但更多時候見到的是全螢幕顯示,34 吋胸的尤物也變成了 20 吋胸的怪物。其實我不明白,正確比例已經是平常不過的美學基本,為何會有人覺得沒問題,甚至是沒察覺問題?

還我正常的聲音

看的還有客觀標準可從,聽的可是很個人的感受,那強迫症的感覺,更不容易被理解。試過有一次,參加孩子學校的講座,說大不大禮堂裡,揚聲器鬆散的聲音令人吃不消。不是音量不足的那種,而是相位不佳而出現互相抵消的那種,低音沒有、echo 也沒有。我沒能記起那天的講座內容,一來根本聽不到,二來,我只一直在想,怎樣的設定才可還我一把正常的聲音?

執著的彩蛋

算吧,我應該放開執著,如果老師和校長們都沒聽出問題,那就是沒有問題吧。還是去看齣戲好好放鬆一下。明明買飛時在電子座位表上選了「銀幕」對正中間的座位,入座時卻發現跟真正的正中央偏離了兩個位,我一度在想,如果無人坐的話,是否應該直接佔中,把位置據為己有。幸好是我未有因為買爆谷熱狗而耽誤了入場時間,不然錯過了一秒半秒,自己還是會囉囉攣。筆者自己就會選擇多看一次,編輯就說他會乾脆不看,有不少影迷還會等片後字幕播放完畢才會離開,一說是要尊重幕後製作人,要讓觀眾知道他們的名字,但我相信近年大家只執著會否出現彩蛋而留到最後一刻。

玩影音玩 gadgets 的人,執念還會少嗎?只是飲食時裝的執著被視為生活態度,影音 gadget 卻多被視為挑剔麻煩,又或者是,強迫症。

執念來自崇優

以上算是執著還是強迫症?也許還有部分職業病。跟編輯簡單交換過意見,還是未有太明確的結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執念來自見識的化成。當你見識過高清,你還怎去接受 VCD、DVD?也是有了 4K,才會去想高清的去留。見識過黑膠的溫暖,才會明白自己想要一份感覺還是一首音樂。要求一個舒服正常的畫面,要求一次完整的電影體驗,要求一把聽得清楚的聲線,要求不要倒退成大陸式的管治,要求早就應該要有的雙普選,怎看都是崇優而生的執念。這樣的強迫症,其實我很樂意。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