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忽然很想唱 K,但發現原來已回不了去

2019年10月24日

早陣子〈願榮光歸香港〉唱得火紅火熱,程度是連搭小巴和行商場也會無意中聽到那種。坦白說,如沒有那個 full gear 管弦樂團演繹的 mv,筆者對〈願榮光歸香港〉這首歌,未必會有太大感覺的。Anyway,很有感覺,很想唱,趕不上早前一系列商場快閃活動,才忽然想起唱 K 這回事。想到這裡,感覺有點納悶,先不說這時勢還有否唱 K 享樂的心情,而是今時今日香港唱 K 的體驗已大不同,任你同樣的 K 房同樣的咪高峰,拿上手還沒有開聲,你已感覺到有些東西原來已回不了去。

先不說這時勢還有否唱 K 享樂的心情,而是今時今日香港唱 K 的體驗已大不同,任你同樣的 K 房同樣的咪高峰,拿上手還沒有開聲,你已感覺到有些東西原來已回不了去。

K 歌當道的年華

沒有經歷過排隊點唱還要走到台上表演的那個唱 K 的日子,就算是數字揀歌也只是「掹車邊」,Lunch K、K Buffet 才是屬於我的年代。大膽說句,那陣子才是唱 K 的黃金時代,星期六日的 Lunch K 時段要排隊輪候最少一個鐘,Eason 的〈K 歌之王〉,還有 Paco 的芝華士綠茶,也是那花樣年華的產物。當時已經改用電腦揀歌了,即是像用 Netflix、Spotify 般,用遙控對住電視上的選單揀選就可以。男歌手>古巨基>勁歌金曲,大概這種邏輯吧。

多得當時網上娛樂並不蓬勃,而且其時的流行曲都很「K」和很流行,即使歌喉很一般的,音域上也能覆蓋到 8、9 成,不讓人察覺自己唱得太差,滿足到一點表演慾已值回票價。因為唱 K,你還會學到一點影音知識,例如收音咪不要跟喇叭走得太近,不然發聲時就會有 Feed Back 的爆音問題;又例如覺得入咪的聲線不夠好,其實要手動調校高音、低音和回音的量,經驗是回音多一點,低頻多一點,聲音朦重了,感覺會更貼近舞台。

先不說這時勢還有否唱 K 享樂的心情,而是今時今日香港唱 K 的體驗已大不同,任你同樣的 K 房同樣的咪高峰,拿上手還沒有開聲,你已感覺到有些東西原來已回不了去。

還有誰會想著唱 K?

今時今日還有幾多人喜歡唱卡拉 OK?你對上一次走進 K 房又是甚麼時候?卡拉 OK 行業的凋零,像秋天更像癌症,到發現時往往已經是尾聲。原因當然是一籃子:流行歌不夠流行(唔識唱),K 歌不夠 K(唱唔到),版權問題(想唱無得唱),租金高昂令唱 K 愈來愈貴(無錢唱),而網上娛樂之多之便,也令唱 K 的快感來得很慢很無謂。Facebook、IG、甚至抖音,都比唱 K 來得廉價和興奮。

是無可挽回了嗎?香港兩年前有公司嘗試引入日本的電話亭式一人 K 房,但效果並不顯著;Samsung 的家用 LCD TV 甚至嘗試加入卡拉 OK App 提供相關功能;早前還有 JOOX 借手機 App 推廣獨唱 K。筆者覺得這反而是捉錯用神。你知嗎?香港人這東西,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怕醜的同時又希望別人知道自己一身好武功。一人 K 房、卡拉 OK 電視,也太過自閉了,到頭來,效果還不及紅過一時的唱 K 神器手提唱 K 咪。

明明卡拉 OK 行業在日本、台灣,甚至大陸都依然盛行,但在擅於玩死潮流的香港,卡拉 OK 之死其實已比想像中來得晚。唱 K 的極限可以去到哪裡?CCTVB 的超級巨聲?還是 ViuTV 的全民造星?成為 KOL Busking 於街上和網絡,可能是更好的情況。也許從卡拉 OK 開始用上餐飲式經營已經是錯,卡拉 OK 是甚麼?不過是今日陪著 OL 食晏煲劇的手機玩伴而已。

把商場大堂化身 K 房

回說〈願榮光歸香港〉,在 YouTube 上居然找到卡拉 OK 版本,看著有等於無的畫面,空白的字型慢慢有顏色掩過,低清粗糙的畫面,看起來居然出奇的親切。當然不會預期在 K 房裡找到〈願榮光歸香港〉,就算有,沒練習太耐,感覺都追不回來,反而到商場一起唱著,卻有點像當年唱 K 尾聲時有點亂來的大合唱,不過無論如何,還是回不了去了。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