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電郵之前已成功登記!
你已成功訂閱 Spill Paper!
Follow Us

用假的肢體感受真的音樂

2018年09月18日

也不知是傳統智慧還是安慰說話,父母總會跟孩子說上天很公平,身體少了些甚麼,往往就會比人多些甚麼天賦。比如說,視力有障礙的,往往聽覺會比別人靈敏;口說不出話的,往往比別人更能洞察人心。腦殘的人是否比一般人更具運氣更具權力,筆者在此不好評論,但觀察所見,不少肢體有殘缺的,都對音樂特別有天份。近年義肢的設計已不限於基本的機械操作,融合了最新的科技,叫人用假的肢體也能感受最真的音樂。

觀察所見,不少肢體有殘缺的,都對音樂特別有天份。近年義肢的設計已不限於基本的機械操作,融合了最新的科技,叫人用假的肢體也能感受最真的音樂。

3D 打印技術重現提琴之聲

早前一段前日本殘奧代表泳手伊藤真波以特製義肢演奏小提琴的片段在面書上廣泛流傳,故事動人音樂也動聽,但伊藤真波的例子可不是唯一。香港就有中文大學以 3D 打印技術,為因意外失去左臂的岑幸富,特製全港首隻專為拉小提琴而設的義肢,外國也有 George Mason University 為 10 歲女童 Isabella Nicola Cabrera 以 3D 打印技術製作專用義肢的例子。3D 打印技術的幫助,主要在提高舒適度和義肢的貼服程度,間接令拉弓的幅度可以更大。以港人岑幸富的例子來說,新義肢令他能拉到三分二全弓了。當然,手肘關節的可動幅度和穩定性都是重點,所以相比之下伊藤真波的義肢還要同時考慮到肩關節的設計,難度其實更高。

三手鼓神

以義肢拉大小提琴,總是真手按弦假手拉弓,拉弓速度上的不足,一般會靠曲式來將就。然而,換上用義肢打鼓,節奏感和時間掌握,要求都比提琴高得多。幾年前,喬治亞理工學院的音樂技術中心已為音樂人 Jason Barnes 開發了機械擊鼓義肢,義肢的摩打連動著兩支鼓棍,一支由他直接控制,物理上先以臂帶動鼓棍,再由其手臂上的肌電訊號(EMG)感應器扶助。第二支鼓棍更有趣,理論上它會聆聽音樂效果才再擊鼓,亦可利用內置晶片去設定擊鼓速度。理論上還可達成「三手聯撃」的效果,竟然可以為音樂提供另類的可能性。

以超聲波及深度學習控制義肢彈鋼琴

上年喬治亞理工學院的音樂技術中心再為 Jason Barnes 設計出仿生手臂,比起上文提及的機械擊鼓義肢,仿生手臂的外觀更接近人體,但在手指的操縱有了突破。一直而來,仿生手臂的手指操作是由肌電訊號控制的,但精準度不足,難以準確控制每一雙手指,新技術則改用了超聲波及深度學習技術去提升精準度問題,新義肢甚至已能彈鋼琴了。喬治亞理工學院官方影片中,更以 Star Wars 中 Luke Skywalker 的機械手作比較,兩者確有相似之處,現實世界的機械手難免速度會慢一點,但已經很接近電影中的想像了。

觀察所見,不少肢體有殘缺的,都對音樂特別有天份。近年義肢的設計已不限於基本的機械操作,融合了最新的科技,叫人用假的肢體也能感受最真的音樂。

觀察所見,不少肢體有殘缺的,都對音樂特別有天份。近年義肢的設計已不限於基本的機械操作,融合了最新的科技,叫人用假的肢體也能感受最真的音樂。

仿生眼有望助盲人重見光明

不是音樂人,便沒有義肢可以體驗音樂嗎?其實醫療科技已研發了具功能的仿生眼和仿生耳,前者來自明尼蘇達大學科學家的研究,說成功將光電二極體與銀粒子以 3D 打印到義眼的曲線表面上,造成感光面,從而將光波轉換成訊號,使盲人「感受」到光,甚至是紅外線、紫外線等。至於仿生耳,又或是高級的助聽器,發展已相當成熟,部分更能以智能手機和網絡作附助,去提供辨識、電脈訊號等。

輪椅也有音樂加持

其實也不必義肢,上年,Yamaha 的樂器部門跟 Yamaha 摩打部門,就合作把音樂和電動輪椅結合。實驗產品名為 &Y01,背後的船帆其實是只有 1.5mm 厚的 TLF Speaker,可以當藍牙喇叭來播放音樂,車輪兩側是實體的鼓,則用作演奏表現之用。實際用途也許不多,但也算為殘障人士提供另一種音樂體驗。

所以說,身殘不過是小事,最怕其實是腦殘。山竹風暴過後,滿目瘡痍路也不通,卻仍強行要人上班。腦殘至此,哪來義肢義腦可換?乾脆換人好了。

觀察所見,不少肢體有殘缺的,都對音樂特別有天份。近年義肢的設計已不限於基本的機械操作,融合了最新的科技,叫人用假的肢體也能感受最真的音樂。

觀察所見,不少肢體有殘缺的,都對音樂特別有天份。近年義肢的設計已不限於基本的機械操作,融合了最新的科技,叫人用假的肢體也能感受最真的音樂。

緊貼最新資訊,請讚好 SPILL Facebook 專頁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